妙书斋 末世小说 带着神笔闯末世 102.第一百零二章

102.第一百零二章

    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么么哒!  其实说起来,简宁也只比简单大六岁,俩人算得上青梅竹马,小时候时常在一起玩,确切的说是简宁抱着还是小娃娃的简单玩,简宁很喜欢这个小名叫一一的洋娃娃妹妹,不像别的小孩子爱哭,一一从小就爱笑,可兜人喜欢了!

    要说俩人的缘分,还要从俩人的爸爸说起,简单的爸爸和简宁的爸爸是大学同学,毕业后进入同一所学校当老师,再加上俩人都姓简,这样不可多得的缘分,让俩人更是像亲兄弟一般,因为亲近的关系,当年更是商讨结成亲家。

    只是简单晚了六年才来,还没足月就提前出来了,以至于有些先天不足,不过这也不影响简宁爸爸,想要简单当他儿媳妇的心思,刚出生两家就交换了信物,只等简单长大成人。

    简宁的爸妈算得上自由恋爱,简宁的爸爸是简家的小儿子,不用为了家族选择从军或者从政,他喜欢教书,因此选择了老师这个职业,活得很是惬意。

    简宁他爸和简宁他妈是大学时的同学,当时简宁妈妈被简宁爸爸温文儒雅的气质所吸引,加上她爸妈也赞成她攀上简家的势力,对于俩人的结合出钱出力。

    作为生意人家,耳濡目染之下,简宁的妈妈有些势力,她根本就不赞成与穷教书的联姻,只是老公简佳楠一意孤行,她心里却觉得自己唯一的宝贝儿子,怎么能娶这么个没什么用的妻子,什么忙都帮不上,还是个病秧子。

    而简单爸妈则是从小被双方父母定下的婚约,即使双方父母都早逝,可俩人还是履行婚约在一起了,虽然因为简妈小时候掉进河里,以至于体弱和受孕困难,但是俩人一直都是相互扶持,相濡以沫的生活着。

    等到生下简单,一家三口更是幸福而快乐,除了简单爸爸的亲弟弟简一明,简小叔时不时的抽风去考古而失踪一段时间,让三人很是担心外,也没有什么需要操心的。

    他们家也没有什么极品亲戚,亲戚基本都已经过世了,要说这点也是简宁妈妈不同意的原因之一,因为简单家的人要么都英年早逝,要么就意外而死,大多都活不长。

    简单的爸妈是在她高考完出车祸走的,俩人当场死亡,没有任何疼痛的离开人世,酒驾的司机也是当场毙命,虽然他得到了老天爷的惩罚,可是简单还是恨这个酒驾的司机,不过再多的恨也没办法挽回爸妈的生命。

    简单在悲痛中被亲叔叔简一明给收养,说是收养,事实上简单是自己一个人生活,只因为她叔叔根本不会照顾人,还要三五不时的闹失踪,别说简单已经习惯了,连简宁他们家都会经常性遗忘简小叔,好在简单爸妈虽然不在了,留下的保险金还有家产也足够简单富足的生活一辈子。

    简宁的爸爸简佳楠也很是照顾简单,多次提出让简单搬到他家生活,只是简单看出简宁的妈妈付文晓的不情愿,为了不给他们家添麻烦,还是拒绝了简佳楠的好意。

    简佳楠看未来儿媳妇不愿意,只能时不时的让儿子简宁去看简单,他的原话是:“这是你未来老婆,你还不积极主动去照顾?”

    有时简单想着小时候穿开裆裤的样子,都被简宁看过,就有些难为情,也有些疑惑,他对自己到底是爱情,亦或者妹妹的亲情?

    直到上个月他胡子也没刮,头发乱糟糟,衣衫不整的出现在自己面前,那时他的情绪很是让人担心,可自己却能够感受到他对自己炙热的爱意,知道俩人是相互喜欢对方的,简单心底眼里满满都是溢出的幸福感!

    “和我在一起居然还敢走神,你这丫头出息了”简宁一把将简单给拉进怀里,好一顿揉搓,用力抱着不让简单挣脱,才缓缓开口:“放心吧,我要是做不到让他们同意,我也不会今天对你说这话,走吧,我精心准备了晚餐,包你满意。”

    简单靠在他怀里,没有出声,虽然并不看好他的自信满满,不过也没说出那扫兴的话,俩人难得在一起,短暂的时光还是让它舒坦愉快些吧!

    简单看着眼前的“很高兴,遇见你”,以前都是排队到街尾,怎么今天一个人都没有,虽然疑惑却也没打算深究,跟在简宁身后走进去。

    这家餐厅的装修是多变的风格,有英伦风,地中海风格的,欧式简约的,每一处都恰到好处的融合在一起,可以想象这家餐厅的老板费了多少心力设计这里,也不怪这家餐厅在这里这么火爆了。

    俩人刚坐下,简宁就对服务员示意了一下,对方会意的点了点头,不过一会儿的功夫,桌上就上满了食物,其实简单更喜欢吃中餐,因为简妈妈的厨艺很好。

    她在简单小时候就开始培养简单的一切生活技能,以至于简单的气质就是古代大家闺秀那种,好在有简宁时不时的带着她感受一下现代的烟火气,不然她真不见得能在大学里活得这么滋润。

    偶尔吃一下法国菜也还不错,简单抬头就看到简宁不吃东西,反而看着自己,一脸不解道:“快吃。次夷鼙ザ亲樱坎皇抢哿寺穑砍缘愣骺旎鼐频晁,要知道身体很重要的,你都不知道照顾一下自己”

    “嗯,知道了,小管家婆”简宁一脸无奈的表情,不过他很喜欢对方管自己时的小摸样,娇娇俏俏的令他爱不释手。

    简宁看到简单吃得差不多了,他才开口:“我过去一下,马上回来”

    简单想简宁可能是去洗手间,也没在意,低着头继续吃自己最爱的提拉米苏,原本安静的餐厅,突然想起了小提琴的旋律,音乐由远及近,这是法国知名作曲家的“很高兴,遇见你”,也是这家餐厅的名字。

    简单意有所感的抬头,就见到简宁穿着白色西装,深情的凝视着自己,手上继续拉着小提琴,一曲终了,简宁接过服务员手上拿着的朵玫瑰,从怀里掏出早已准备的戒指,单膝下跪,看着简单,一脸认真道:“我承诺会让你幸福一辈子,一一,嫁给我吧!”

    这个时候相信没有哪个女人能抵抗得了这样的浪漫,本来在车里她就有了想要和他共度余生的打算,现在就像是水到渠成一样,她感动的泪在眼眶里打转,将自己的左手交给了简宁,这行动比说出答案更直接。

    简宁将戒指戴在简单左手的无名指上,一把将手里的花扔给服务员,就抱起简单转起了圈,好在这餐厅的摆设按照他的预想腾出了空间,不然还真转不开,不过此时的俩人才不管这些,粉色的泡泡在俩人之间蔓延,餐厅里循环播放着这首“很高兴,遇见你”。

    等到简单被连哄带骗到了简宁所住的总统套房,才惊觉自己又上当了,怎么能半夜跟男人上酒店,即使是从小一起长大,自己想要嫁的未来老公也不行。

    要是妈妈还在,一定会说自己太不矜持了,以前和简宁出去玩到点回家,妈妈都会说好女孩要自尊自爱,这样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与爱护。

    她看着简宁有些结巴的开口:“宁哥哥,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寝室了,不然晚了就进不去了,不是,晚了还要麻烦宿管阿姨,这样不好!”

    虽然有些紧张,口误了一下,不过好在智商在线,及时挽救了回来,至于简宁相不相信什么的,就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了。

    “一一,你这丫头脑袋里在想什么?没有领证前,绝对不碰你,放心吧!我找你来是有几个人要交给你”说完,就对着隔壁的房间喊了句:“出来一下。”

    只见六个彪形大汉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每个人都是黑色西装,就差一副很叼炸天的墨镜了,简单眼神诡异的看着简宁,简宁并没有看出什么对,对着这六个人说:“从今天开始你们贴身保护她,我不允许她出现任何问题,明白?”“是,老板!”

    “等等,宁哥哥,我要他们干嘛?我只是个学生,每天都在学校里,他们跟着我像什么样子?”简单回味过来,这是给自己的保镖,可自己又不是什么大人物,要这个干嘛,马上反对道。

    “听话,一一,他们跟着你,我放心一些,你不是疑惑我这一个月都去哪了?我是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目前谁也不知道,我怕告诉你惹你担心,但是你要相信我,这就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简单看着简宁一脸慎重的样子,也没想出什么反驳的话,只是据理力争道:“六个也太多了,让他们在暗处吧,我在学校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贴身反而有些打眼”

    简宁看着她不愿妥协的样子,只好同意,“好吧,四个,都在暗处保护你,我希望你遇到任何危险,都先想想自身的安全,再做其他的,知道吗?”

    虽然知道还有大半年的时间,可也还是怕出现意外,害怕这辈子她的命运轨:蜕媳沧又氐,那自己就白得了这记忆了!

    话都已经说道这个地步了,众人也只得陆陆续续站起来,包括最要挑衅的李梅都安安静静的,大家一起收拾残局,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的功夫,满地满桌的狼藉就已经焕然一新。

    相互打了个招呼就各自朝寝室方向去了,简单也要紧不慢的跟在人群后面,王尼玛想要搭话也被俞飞给留了下来,说是有事相商,各自结伴的出了食堂,只是走到门口,李梅硬是对着简单哼哼两声才离开。

    简单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也没理会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独自一人朝昨天的寝室方向走去,却没想到在安静的走廊上,听到了呜咽声,像是小动物发出的声音,小小的却又清晰的传进简单耳朵里,简单环顾四周,看到侧边有个铁门,等到她推门走到阳台上,就看到一个小小的声影蜷缩在角落里,居然是个少年。

    少年听到声音抬起头来,用手抹了抹有些红肿的眼睛,却没有开口说话,简单看着有些面熟的少年,回忆了一下,才发现这少年不就是昨天那个,只是今天吃饭都没看到他,难道是饿哭的?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吃饭的时候也没看到你,我是新加入的成员,叫简单”说完就看着少年,等他的答复,少年很是傲娇的装作没听到。

    简单想着是不是自己看到他哭,所以他不好意思了,紧接着他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噗的一下简单就笑出了声,少年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你笑什么,你要是昨天加上今天没吃东西,你肚子也会叫的,我一个人躲在这里哭,你干嘛要跑来,难道不会装作没看见的回房里去吗?别人不都是这样做的吗?”

    简单看到他边说边哭的样子,有些小小的心酸,果然那群人都没有表现出的那样好,这孩子想必和她们也相处了一些日子了,可却没一个记得叫他吃饭,简单可没忘记那饮料的问题,这里果然不像表面那样和谐,简单看着这孩子有些于心不忍。

    于是轻声说道:“虽然我们不熟,可也不想看着你饿肚子,我背包里有吃的,你要来吗?如果不愿意,就继续待在这里吧,毕竟强扭的瓜不甜”说完就出了阳台,向前走了几步,听到身后跟上来的脚步声,方才笑了笑,继续朝寝室走去。

    简单看着这个叫林哲的少年狼吞虎咽的样子,想来他是真的饿惨了,不过还是叮嘱他慢点吃,背包里还有面包,别噎着了。

    “所以你哥哥去超市收集物资了以后就没回来?他们没人觉得应该分你一些食物吗?毕竟这是你哥哥拿命换来的东西”简单听到这,心里更难受了些,这孩子唯一的亲人死了,换回的物资,却没人想过好好对待他,这让简单对于这里更没了好感,好想现在就离开这。

    林哲喝了一大口水,咽下嘴里的面包,才说着:“嗯,我想要去找我哥哥,我哥哥会超能力,我不相信他就这样死了,我明天早上就出发,即使死在外面也好过在这里苟且偷生”

    简单用手推了一下林哲的脑袋,吐槽道:“你懂什么叫苟且偷生吗?乱用成语,外面有很多丧尸,你确定不害怕,敢出去吗?”

    不等林哲反驳,门外就传来敲门声,简单对着林哲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然后静静的听着门外的动静,也不答话,外面的人用不大却能让房里听到的音量喊道:“简单在吗?我们找你有点事”,这声音有些耳熟,听上去像是吴强,因为口音很重。

    我们?外面还有个人是谁?简单指了指柜子,示意林哲躲里面去,林哲有些犹豫,不过在简单的坚持下,还是躲进了衣柜,好在衣柜很大,衣服也不多,刚好能躲一个人。

    简单也不出声,看到柜门关上,没有缝隙后,鬼使神差的用小墨画了一个喇叭,并且是由银光构成的,将小喇叭握在手里,简单躺在床上,静静的等待门外人的动静。

    外面继续喊道:“简单,你睡了吗?那我们走了,明天再来找你”,虽然他这么说着,可外面根本没有离开的脚步声。

    简单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此时的她如果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就有鬼了,她此刻只等他们进来,钥匙轻轻的转动声,门被推开了,两人站在门外,就听到吴强小声的嘀咕道:“老大,那俺就不进去了,俺在外面给你把风”

    俞飞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对于吴强这么上道,他很满意,以后给个二把手的位置给他,也是可以的。

    等到俞飞进去,吴强赶紧带上了门,俞飞很是开心的朝床那里走去,看到简单修长白皙的大长腿,俞飞一副垂涎欲滴的表情,主要是他早已□□难耐,毕竟已经盯着她几个小时了,现在按耐不住很正常。

    只是他的手还没摸上盼望已久的腿,简单就突然坐了起来,吓得俞飞往后退了两步,不过等他反应过来又很是兴奋,毕竟醒着的总比睡着的要刺激得多。

    他搓了搓手,看着简单姣好的容貌,色眯眯的说:“简单,你放心,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你每天吃喝不愁,要知道现在外面的世道也不好,你一个人生活也不容易”

    说完就猴急的朝简单扑了过去,酒壮怂人胆,何况俞飞根本就是什么善茬,末世前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女人,不然也不会在刚见到简单,晚上就策划了这一出,很是驾轻就熟嘛!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