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第6章 【强娶一】

第6章 【强娶一】

    第章

    在知道衡泪已经彻底将自己的未来推入了死胡同之后,衡落还有衡家一干人都不知该如何去看衡泪。

    不论是赞扬衡泪大公无私也好,还是憾恨衡泪自大愚蠢也罢

    已经满身疲惫伤痕的衡泪,走入了这个境地里难道是他们骂几句说几声就能够改变结局吗?

    除了秋茹带着人守在山洞之外,衡家三姐弟以及衡云张看着面前那黑沉沉的棺材良久无语。

    “我记得在送你出崐山之前就说过,只要把东西带回来就行了!谁让你多此一举?!”

    衡落胸口止不住的起伏大声质问。

    安静的山洞里突然响起大姐的声音,一边的衡伤和衡云张都无比尴尬的互相对看也不敢插嘴。

    “不这么做,就算得到了这口棺材镇魔妻也不会姓衡。”

    “那你以为你你这么做,这东西就一定归你一定姓衡吗?!”

    啪的一声,衡落的耳光响在衡泪的脸上。

    站在矮自己半头的大姐面前,以崐山最强者的身份甚至镇魔妻所有者的身份站在衡落面前。

    衡泪依旧乖乖挨了这一巴掌,连躲都没躲。

    看着衡泪还是这幅油盐不进的模样,衡落气到恨不能再扇一耳光下去。

    高高举起手来却顿在半空中怎么都落不下去。

    衡伤从小就是被自家大姐给宠大的。

    虽然对其他人衡落都显得十分严厉冷酷,可是对衡伤来说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大姐对二哥动手。

    如此气氛尴尬,衡云张作为一个外人虽然与衡家这三姐弟关系紧密却也不由地感到担忧。

    因为不管是云张还是衡伤都怕了衡泪的沉默,都怕了就算面对如此情势还是不肯多解释一句的衡泪。

    这么多年了,衡泪总是这样子。

    做什么,打算什么只要他认定总是固执的近乎偏执。

    “还有三天”

    突然,本来一言不发的衡泪沉沉的说了话。

    像是不相信衡泪会为自己辩解一般,衡落都忍不住竖起耳朵抬眼直直瞪向衡泪。

    “还有三天,如果我不能和镇魔妻完婚。接受了我献祭的镇魔妻就会苏醒过来”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那东西要是醒了会怎么样?”

    “会成为比黑骨魔主更恐怖的东西。”

    衡泪貌似平淡的说完这句话,其他三人却都如看鬼一般看着不远处的那具棺材。

    黑沉沉的就那么立着,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虽然这段日子,除了最开始衡泪献命的时候,镇魔妻主动的吸食了衡泪的血,一切都相安无事。

    可是不论是早见识了镇魔妻凶戾的衡伤也罢,还是后来进入了镇魔圈内的衡落等人

    他们只要想想这具躺在棺材里面尸体,一动不动都能够让群魔避之不及的现实

    就不由的对衡泪那句‘比黑骨魔主更恐怖’感到毛骨悚然。

    虽然衡泪他们有生之年很幸运的没有遇上过黑骨魔主。

    可是传说中,深渊魔猿那样的存在在黑骨魔主面前也干不过三招。

    那种已经超出人们想象的大怪物,就没听说有遭遇了然后还能够活下来的人?

    而现在,此时此刻

    比黑骨魔主那种东西还恐怖的存在,就在他们咫尺之遥。

    就在一口已经被揭掉了封。患虻ジ亲殴赘堑暮谏撞睦锩

    除了早就已经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的衡泪,包括从来冷静的衡落都无法控制的屏住了呼吸死死盯着那口棺材。

    衡泪做的,就是这么破釜沉舟鱼死网破的事情。

    衡落都不敢想,如果当真她们熬不过这一劫,衡泪和那具尸魔没法顺利完婚。

    到时候,苏醒了的怪物究竟要涂炭多少生灵才能算完?

    这是一个不能去计算,也最好不要去想的可怕后果。

    所以努力的阻断了自己的联想,衡落才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向了自己这个从来寡言的弟弟。

    “衡泪你疯了你真是疯了。”

    看到大姐仿佛失望般的摇着头,衡泪仍旧面不改色。

    他还是不认为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妥。

    仿佛只是和大姐解释了一下,他们这样就绝对不会失去镇魔妻一般。

    衡泪站在黑色的棺材对面,与衡落三人显然站在了对面。

    而衡伤也没有想到和他走了一路的二哥居然在知道了一切的后果后,还敢毅然决然的将自己捆在一个如同炸弹般的东西上。

    衡伤一直以为献命也只不过就是将自己送给一具尸体当仆人。

    没有衡泪的解释,谁能够想到这献命原来还有这样鱼死网破的意思。

    衡伤从身上摸出了之前衡泪交给他的那根镇魔刺。

    当红的有如鲜血凝结一般的镇魔刺出现在衡泪几人面前,衡落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所以,二哥你才把这镇魔刺给了我,是不是只要没有这东西就没法完婚?只要我拿着这个,就算有人抢走了棺材最后也只会得到一个恐怖的杀手?”

    衡伤握着镇魔刺的手都不由的发起抖来

    而衡泪看着三人的反应却只是不解的皱皱眉头,然后对着发问的衡伤点了点头。

    “这太可怕了不,我们不能留着这个东西这才不是什么镇魔妻,这就是个比深渊怪物还可怕的怪物。”

    显然已经被吓的开始胡言乱语的衡伤,将手中的镇魔刺直接塞入了衡泪的手中。

    对那据说比黑骨魔主还恐怖的东西无法克制的害怕时,就算有云张在一边拉着他,衡伤还是难以冷静。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骇人,这个结果实在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衡伤也不是怕死,只是对上一个犹如地狱一样的东西。

    就只是一些简单的联想都足够把人吓破胆了。

    更何况是现在怪物近在咫尺,还仿佛就在棺材背面微笑着。

    那种随时都能够掀开棺材将他们所有人油炸生吞的精神压迫。

    这种想象太可怕也太难以让人承受了。

    所以当衡伤下意识的后退就想要离开暂时存放棺材的山洞时,还是衡落最先冷静下来一把拉住了弟弟的手。

    “衡伤,冷静点!”

    随着衡落这一声呵斥,险些陷入了自我恐吓而无法自拔的衡泪,才总算是瞪着两个眼睛停下了动作。

    “衡泪,你确定是三天吗?”

    衡落立刻转过脸来看着衡泪,希望能够得到更多确切的消息。

    “还有三天,我必须和镇魔妻完婚。”

    “必须做完所有礼数才算?”

    “必须做完所有礼数才算,少一环都不是完婚。”

    衡泪稍微回忆了一下婚书上的内容,十分肯定的对衡落说着。

    闻言,衡落却头大般的扶住了自己的脑袋。

    现在这种紧张时刻,能够把镇魔妻安全送回崐山都不容易了。

    还要三天之内完婚?!

    怎么完?拿什么完?!

    衡落猜不到衡泪到底是怎么想的,所以心中烦乱之下也只剩对着衡泪瞪眼。

    看着三姐弟为了这突然就爆发的成婚问题焦躁难安。

    还是一边的衡云张最先沉静下来点醒了着急上火的衡落。

    “家主现在咱们不管是留在原地还是回到崐山,都免不了要面对这镇魔妻的问题。既然这镇魔妻不能完婚就会苏醒成魔。那么我们为何不在这最后关头搏一搏?!”

    闻言,衡落转过脸来看向了衡云张,心中惊疑对方所说的搏一搏是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

    看着衡落紧紧皱着的眉头,还有衡伤不解的眼神。

    衡云张与衡落对视,仔细的解释起自己的想法来。

    “现在咱们也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带着镇魔妻回去最好的结果也无非是和那些贪心不足的人分享我们的利益。最后也很可能被卸磨杀驴。

    倒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搏一搏,我们先回去在崐山附近找个隐秘的地方。和基地里咱们自家人接上头,先把二哥这婚事给办了。稳住了镇魔妻,我们以后天高海阔去哪里不能自成一家?如果不幸没能稳。涝谡蚰奘窒氯脥娚侥侨豪切墓贩蔚亩髋阍嵋膊凰阄颐俏 

    衡云张眼底的复仇火焰燃烧起来,衡落听了手下死忠的话也不由的点点头。

    虽然她还是希望衡家能够逃过这一劫,然后将镇魔妻带回去重整家门。

    可是就像云张所说的,崐山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了自己的利益,能够出卖往昔并肩作战的伙伴。

    就算以后,他们回去了也立住了脚可又如何能够保证那些人不会再一次背后插刀?

    所谓患难才能见真情,这一次衡泪被派出去夺取镇魔妻。

    衡家在大雪来临时那些人落井下石的嘴脸,衡家其他人能忍,衡落都不能忍。

    左思右想,终于明白自己最不想选择的才是如今衡家唯一的出路。

    背水一战,在这危机四伏的末世里衡落也只能求老天保佑让他们能够渡过这一劫了。

    轻轻叹口气,衡落又看向站在那里的衡泪。

    “我知道你会做这么决绝的事情是因为什么,但是衡泪不管怎么样你是我的弟弟。爸妈走的时候让我照顾好你俩,我这个当姐姐的这些年总是苛求你变强变强你已经足够强,本来不该被任何人任何事情所束缚。但你却干这么蠢的事情把自己给毁了。

    你不要觉得我让你变强是为了利用你达到什么目的。如果你和衡伤都不在了,衡泪你也知道我经历过什么我为什么活到现在。不要再干那些伤我心的事情。”

    面对总是固执己见的弟弟,当姐姐的严厉打骂都起不了作用时,也就只剩下揭开伤口给不懂事的孩子看了。

    衡泪面无表情的脸也因为衡落的话染上了些许痛苦。

    他虽然一言不发,可站在一边的云张以及衡伤都知道二哥是听进大姐的这番话了。

    衡落揉揉刺痛的太阳穴,转身朝山洞外走了出去。

    紧跟着衡落步伐的衡伤和云张都不忍的回头看了还呆在原地的衡泪几眼。

    衡家最强的男人,强到能够一剑让深渊怪物都命丧黄泉

    可是谁又能想到,就是这么强的人却做了一件蠢事导致他此生或许都只能跟一具尸体过一辈子了而且比这更可悲的,则是这具尸体还是一具男尸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