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第7章 【强娶二】

第7章 【强娶二】

    第章

    武艺能够达到四段之上的,都是足以镇守一方的强者。

    在大概几百年前,不知名病毒的出现将人类的文明社会彻底毁于一旦之后。

    到处变异的植物,动物还有那些死而行走的尸体都成为了幸存者们的噩梦。

    末世在所有人类的猝不及防中来到。

    一下子就变成了弱势群体的人们,在最初那段日子里为了活下去简直被残酷的世界一朝打回解放前一般。

    稀缺的水源,强大的对手,打不死的丧尸

    还有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强大的动物。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这样的末世泥潭中挣扎求生的人类,在不断摸索的道路中为那些危险的对手们定下了等级,也为那些怪物们分门别类。

    当然也有关于人类自己的,不断进步甚至可说环境影响下进化的人类等级。

    在这样一个随时都需要绷紧神经过日子的世界里,体能渐渐强大的人们对于自身的能力要求当然会有标准。

    例如所谓的段数,就是指一个人武力可以对付的相应怪物的级别。

    武力但凡可以达到一段的,都是能够被容许远离人类聚居地外出猎物的人。

    在这个段数里,一般可以应付那些行动迟缓但是外皮非常坚硬的丧尸或者小型野兽。

    而比一段更高的段数,则是在相应对手的力量速度下成倍叠加得出的更高成绩。

    像是衡落这类,远远超过一般有武力的强者。

    他们能够有足以镇守一方的能力,也是因为较之一般只能够杀死普通丧尸和野兽的人,他们可以更迅猛轻松的杀掉比普通丧尸快数倍也强数倍的东西。

    这些怪物不常见,但是一般遇见总是能够轻易就给普通人造成伤害。

    所以在遇到一些必须要去远处的,或者深入危险区域的事情时,段数高的强者就成了必须的存在。

    而这也是末世求生中,各个基地大家族的由来原因。

    大家都以强者为主都依靠强者才能得到长久的安宁

    在崐山这偌大的地区内,位于最核心面积也最大的隐蔽山区内,正是整个崐山基地守备也十分警戒的核心。

    这里自从末日开始时就被当地的山民所开辟

    经过了几辈人的不断发展,虽然不比那些靠近平原城市的基地军事物资丰富。

    但是靠山吃山,有了安全的住所还有取之不尽的食物。

    尽管崐山深处有可怕的怪物比邻,但是也因为这些怪物才让崐山基地内的强者层出不穷。

    甚至还培养出一如衡泪这般,足以与深渊魔猿比肩的超段高手。

    如果说衡落这样级别的存在都足以借用地势,配合自己的实力镇守一方。

    那么像衡泪这样,在人类中很难找到匹敌对手的强者,早就能够潇洒于世根本无需畏惧一般的怪物魔物。

    所以有这样的一个强者占据着崐山阴影中的一小块地方。

    如果不是深渊魔猿当真出现了的话,那么一般的人想要突破这样危险的地势来找麻烦确实不太可能。

    好不容易与衡家基地里面的家人们接上了头。

    被安排去接应家人的衡云张与鹿爷等了很久还是不见回来。

    在临时搭建的帐篷中,衡泪已然穿好了一身黑色的长褂戴好了红色的绸花。

    按照婚书上的要求不到时辰绝对不能请出棺材里的镇魔妻,所以还安安静静的立在喜堂后面的棺材没有人胆敢擅自靠近。

    而衡泪就坐在喜堂前,一言不发的看着帐外。

    不放过一点点风吹草动的衡泪只等着所有该来的家人们到场。

    衡伤与衡家的下人们则一起守在喜堂外面。

    简易的营帐远远看上去与山与树都可以混成一起似得。

    走近了,也显得十分朴素的门面上还垂挂着一些遮掩般白色的长布。

    而步入最大的一个帐子里面,却是红烛交映喜气洋洋。

    要不是白皮的婚书上写明了要以求娶正妻的规格来做。

    就算是最高调的阴婚,也没有这么夸张的满堂红

    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这样布置只是为了给衡泪娶一个死妻的话,只怕一般人都会误以为这真是要办喜事了,只是新娘子还没有到而已

    直到衡家人终于都一个个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一些还不明白衡泪娶了镇魔妻对他本人意味着什么的人,脸上还带着期待的神色。

    “二哥”

    衡云张总算是迟迟归来,看着站起来的衡泪轻轻叫了一句。

    “都接出来了吗?”

    面对衡泪的问题,衡云张却稍显迟疑但又随即重重的点点头。

    衡泪有些奇怪的看着衡云张,不明白他面色阴郁是因为什么。

    而之前因为马上临近行礼的吉时,被勒令留在临时营帐内的衡泪,只能在后方默默的等待衡落等人的音讯。

    衡泪虽然担心衡落她们这一次仓促回基地与家人接头,可成婚期间却不能做什么实际的行动帮助家人。

    一直到摆在喜堂上的座钟快要接近十二点,衡落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了营地。

    这样分秒必争的时刻,衡泪当然也没时间去追究衡落路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等到衡落这位高堂上位,衡家其他还能算上亲近的长辈落座。

    看着红红火火的喜堂里,虽然很多年纪还小的孩子眼中还透着好奇和期待。

    可仍旧压抑不住由镇魔妻所带来的肃杀气氛。

    年纪大一些的鹿爷,年轻的时候就一直侍奉衡落衡泪的父母。

    忠心之仆,事亲之媒来做主婚的任务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而血亲上座,高堂捧茶。

    衡落虽然面色难看,并未有办喜事的欣然表情。

    但作为衡家现在的家主,衡泪的长姐也唯独她算符合高堂这个要求。

    至于宾客亲朋,尽皆观礼

    虽然这里全是衡家的人,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外来宾客。

    不过几乎上百的人头整齐两列排在堂下,也勉强算是做到了这项要求。

    寂静的喜堂之上,俊朗而强大的衡泪穿着整洁的黑色长褂,带着红艳艳的绢花也衬的他少有的喜气及人。

    如果他今天要迎娶的不是一具尸体的话,那本该是多么令人高兴雀跃的场景?

    毕竟衡泪可是崐山境内最强的男人。

    有谁能够想象的出怎样的人才能配得上这样的男人?怎样的人才能够驾驭的了这样的男人?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人,他又会是什么样子?

    让衡泪都安然站在一旁,只为虚席以待对方的到来

    于是人们都不由的紧张也有些好奇的盯着面色无改的衡泪。

    而唯有那些真正知道这场婚事有多么要命的人,满头虚汗的看着喜堂最中间那架座钟

    “抬棺!”

    衡落死死的皱着眉头低声叫道。

    “抬——棺!”

    早就做好准备的云张秋茹以及另外两个负责抬棺材的衡家人,大声的重复着衡落的命令。

    然后四人涨红着脸,牟足了劲儿,才十分艰难的抬动了这口立着的棺材。

    衡云张四个人也都是至少二段以上的高手。

    也只有衡泪一个人背着走了几天的棺材落在了其他人的肩膀上,才能让众人明白这棺材究竟是有多沉?!

    而就是这么沉的一口棺材,却是衡泪在身负重伤的时候背了一路的东西。

    至于这活尸黑玉的棺材,在神木奇书上记载为真清道人所发掘炼化的至宝。

    据书上所说它有能够让尸身千年不腐不坏的能力

    在衡泪没有打开棺材亲眼看见那镇魔妻的样子以前,衡泪还会觉得千年不腐不坏也许是一个夸张的形容词。

    但是当衡泪在斗败了所有高手,亲自揭开了那棺材上的封印之后

    衡泪才终于明白,不论是镇魔妻以一魔之最镇十方邪祟的传说。

    还是活尸黑玉可保尸身千年不腐不坏的记载,都是切切实实,没有一点修饰一点夸大的真实。

    也正因此才会有那么多的豪强高手,拼死都要抢夺这口棺材,抢夺这棺材中的镇魔妻

    “开棺!”

    当那巨大的棺材黑压压的立在喜堂的东南角,所有观礼的人都不由的屏住了呼吸

    “开——棺!”

    衡云张与衡秋茹两人齐齐重复着。

    响亮的声音在简易的喜堂内外扩散。

    有些胆子小的人甚至在这关键时刻别过了脑袋,不敢去看开棺的一幕。

    但是当没了封馆紫符的棺盖被揭开放平后,在满堂的喜色里一个身穿紫红喜服的整洁尸身,却安安静静的立在那深深的棺材当中

    没有想象中腐烂生蛆的丑陋,没有扭曲诡异的体态

    一片红色烛光与所有人惊讶的目光都像是被吸附在了这具精致好看的尸体上。

    他披着长长的紫红长纱,身穿的紫红婚服上绣着的是人们认不出的复杂纹样。

    真的难以想象,这是一具超过百年,甚至存放更久时间的尸体。

    他看上去太干净,太明艳了。

    虽然看不清那长纱之后是怎样一张脸,可是在场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这就算不是绝世美人也绝对不会难看到哪儿去。

    再加上人们原本就对镇魔妻的那种敬畏与期待。

    所以就连坐在高堂之上的衡落都难免将目光落在了这安静好看的人形上。

    于是偌大的喜堂里,除了早就见过这位镇魔妻的衡泪。

    其他所有人都如同被眼前的景色摄取了魂魄一样,呆呆的看着棺材中的镇魔妻一眼不眨。

    最后还是那不断走针的座钟声音,提醒了一样发呆的衡落将目光从镇魔妻的身上移开。

    衡落按照衡泪所述的规矩开口让主婚人继续婚礼。

    满头白发的鹿爷睁着依然矍铄的眼睛看向衡落轻轻颔首行礼。

    衡落也朝着老管家鹿爷点点头回以示意。

    一切都开始按部就班的进行

    虽然这场大婚已经被衡泪尽己所能的简略缩短了,可是要做足每一个必须的环节却还是需要一定时间。

    省去主婚人原本该宣读那奇长无比的婚约,也省去长辈对婚约的应誓

    鹿爷看着那马上就要靠近午时的指针,手中拿着镇魔刺朝着一动不动的镇魔妻高声喊道“出棺——!”

    当鹿爷沧桑而有力的声音落下,所有人都不由的绷紧了神经看着那满身精致的镇魔妻时

    这一停一顿之间,就连鹿爷这样见多了风雨的老人家都难免额头冷汗。

    看着棺材内的镇魔妻一动不动的时间就算再短,也是足够让人感到煎熬的

    看到有观礼的人忍不住双手抱在一起做祈祷状,衡落就能明白现在站在这喜堂上的众人该有多害怕这镇魔妻不肯下嫁

    就在这越来越长的等待中,满堂亲朋都快要在沉默中崩溃时。

    只见那原本死气沉沉的尸体居然微微动了一下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