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第12章 【镇魔一】

第12章 【镇魔一】

    第章

    在封魔山的阴影中渐渐走过了那些巍峨高耸的山锋。

    当最初那些可以称得上令人心里压抑的黑色山峦终于渐渐消失,而一些较为缓和低矮的山丘开始出现时

    衡泪知道他们终于走过了封魔山最危险的那些屏障,到达了新的天地。

    从衡泪的解释中,剑非知道自己似乎在这个诡异而神奇的深山中沉睡了很多年。

    可是一朝回魂的剑非,悄悄的揭开自己盖头一角。

    却对眼前这些鬼斧神工的壮阔景观没有一点印象。

    他总是试图在如今这个面目全非的世界里找到一些自己还熟知的事物。

    然而现实却总是事与愿违的一次次打破剑非美好的幻想。

    看着依旧陌生的环境,剑非不由的叹口气然后失望的收回了自己揭开盖头的手。

    一路上都安安静静的骑在衡落这位家主的坐骑背上。

    虽然也不曾开口说话表达什么意见,可是时时刻刻都对自己的镇魔妻万分关注的衡泪,却能够由一些小动作感受道剑非的不悦。

    至于剑非究竟是因为什么而不悦,衡泪虽然不能完全洞悉。

    但是本着娶回家了,就要一辈子对对方负责的刻板理念。

    衡泪在家人们都稍事休息的时候,一把搂住剑非的腰就将难免惊叫的剑非抱下了马背。

    “你又做什么?”

    剑非被衡泪那完全没有预兆的动作惊的六神无主。

    不免无语的在落地之后直接推开了衡泪。

    一旁的衡云张注意到了镇魔妻这边的情况,也立刻朝着衡泪走了过来。

    “没事吧?二哥?”

    生怕这位尚且还不知好坏的镇魔妻有个什么差错出手伤害衡泪。

    衡泪也听到昔年伙伴的询问直接摇摇头表示并没什么问题。

    看到那镇魔妻的确没什么特殊举动只是安静站在衡泪对面。

    衡云张才稍微放下了自己那紧张的心,重新回到了好兄弟秋茹身边帮忙整理东西。

    “”

    完全不知道这个强势霸道的衡泪将自己抱下马又想做些什么?

    剑非不高兴的在盖头下面瞪着眼睛,透过那半透的纱瞧着欲言又止的衡泪。

    “你要是没话说我就去一边歇着了。”

    剑非等了半天也等不得衡泪的一句解释,最后干脆也懒得去思考这个人到底想干嘛?

    转过身半撩起盖头就自己和自己生闷气的坐在了偏僻的角落。

    衡家人上下级关系十分分明。

    与衡落坐在一起的几人都是衡家可算元老的几位。

    就连从来跟着衡落衡泪出生入死的衡云张衡常难都不能随意加入衡落和几位长者的圈里。

    而对末世这一套家族规矩完完全全没有意识的剑非,也没有自来熟的要立刻融入这群把他当傀儡的人中间。

    所以衡泪眼看着剑非不高兴的背对着他们显然不喜欢的样子,就更加坚定寸步不离看守镇魔妻。

    殊不知就因为自己的小情绪,而让杀神一般的衡泪居然将剑非当成了要命的犯人一般盯起来。

    剑非生理上还并没有觉得多渴多饿的时候。

    这些天和衡泪他们一起赶路,他也几乎一口水都没喝。

    虽然这中间也有怄气的成分存在

    可是一个活人,一个至少心理上一点不把自己当成百年老尸看的剑非

    却是无法忍受自己这样不吃不喝,不眠不休

    他和衡泪闹脾气。

    将自己会落到如今这个可悲境地的过错全部毫无道理的算到了衡泪的头上。

    虽然按照事实来说,如果不是衡泪将他从棺材里拉出来导致他苏醒的话,剑非也不至于像现在面对满世界的尴尬。

    可是在末世中求生,只不过和天下人一样凭借自己的本事为家人夺取生存的保障。

    这从别人的角度去看又怎么能算错?

    但是作为当事人,初初面对举目无亲的祸乱末世。

    又莫名其妙被不认识的人绑上了必须履行非常契约的枷锁。

    这样的事情就是给脾气再好,心性再坚韧的人也不可能没有一点不忿。

    又何况剑非本就是个普通人。

    所以一边和自己生闷气,故意用背对着衡泪他们。

    一边又听着衡家人在那里谈论未来建设基地的话题。

    剑非真的很不习惯这样孤孤单单被隔离在人群之外。

    可是如今,他这个被人所敬畏忌惮的镇魔妻却又只能被排挤在不尴不尬的境地中

    还不如之前压根就没醒过来的时候

    心中委屈的剑非悄悄的偷看正吃着饭喝着水的衡落他们。

    虽然心里别扭,但是因为看到其他人喝水的动作也不由的咽下口水,剑非不自觉的朝着人群发呆。

    当绷了太长时间的神经,终于可以暂时放松下来的时候。

    虽然一路上衡家人都常常对着骑在马背上的剑非不住打量。

    可是到了可以休息的时候,反倒除了衡泪再没有人的注意力放在这位可镇十方邪祟的镇魔妻身上了。

    反正也有衡泪这样的强者看着镇魔妻,总不会突然长翅膀就飞了。

    安心下来之后,剑非更加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天然屏蔽器。

    除了随时随地心思都放在剑非身上的衡泪,在发现了剑非坐下后时不时去拉扯盖头的小动作而慢慢靠近了剑非身边。

    “喝点水吧,距离封魔山的山心地还有段距离。”

    剑非低头看到衡泪递过来的水袋怔了怔,又稍微犹豫了一下才好似不甘不愿的接过来。

    从衡泪的手中拿过水袋还没送到嘴边,突然衡泪的双手就靠近了剑非的脸颊。

    像是被最开始过于激动的那个衡泪给吓怕了。

    下意识就僵住了身体要往后躲避的剑非,却没有得到任何想象中的触碰。

    只见冷着脸的衡泪双手轻轻揭开他的盖头,将那有些碍事的长纱搭在了他的脑后。

    剑非那张很是温厚的面庞就又一次完整的显露在了衡泪的面前。

    剑非脑后披散的马尾与一并被固定住的长纱也款款搭在肩上。

    也不知是衡泪这掀盖头的动作让剑非感到意外,还是剑非已经彻底将衡泪当做了喜欢大题小做的男人。

    举着水袋送到嘴边。

    清凉甘甜的水滋润了剑非的唇舌。

    一开始还有些拘谨,后来就直接在衡泪的注目中扬起了脖子咕嘟咕嘟的喝光了衡泪最后的储存。

    衡泪也没有因此而不悦,反而当他从剑非的手里接过已经空空如也的水袋重新别回腰间时。

    剑非突然想起衡泪今天这一路也滴水未。挥傻暮炱鹆肆。

    可是之前还对衡泪千百个不顺眼。

    此时心中就算对衡泪有些不好意思,剑非也还是没法对衡泪说些什么。

    于是当衡泪别好了自己的水袋,再次抬头对上剑非那形容不出的表情时

    衡泪还以为剑非又因为什么而不高兴了。

    思前想后,猜不出剑非到底因何而扭着个眉头。

    于是转脸大量四周,看到衡落她们个个都吃着肉干和米饼。

    于是也不等剑非伸手阻拦他,衡泪就起身直接走到了主管口粮的秋茹那里。

    “哎看我这个脑子。我就说数来数去还有谁的食物没给。二哥这份你的,拿好拿好。”

    因为近日来的奔波劳顿,基本上到了休息的时候其他人,都会自觉自发的排队来秋茹这里领属于自己的那份食物。

    所以难免满心看守镇魔妻的衡泪就总是错过分发食物的时候。

    之前几次还有衡伤和云张操心给衡泪一并领了。

    但是当一行人终于进入了一派生机的低缓丘陵时,所有人都难免情绪放松有所疏漏。

    所以轮到了衡泪自发来领取食物时,作为派发食物的秋茹倒是对衡家二哥不好意思起来了。

    毕竟在衡家,地位最至高无上的除了一家之主的大姐衡落,也就是这位虽然沉默寡言但却武力无双的二哥了。

    因此就算衡泪不亲自去要东西,云张他们也会将这些物资送到衡泪手里。

    所以秋茹满心愧疚的看着衡泪一点没介意的,拿着自己的食物回到了那凶魔的身边。

    却不见衡泪自己拿着食物开吃,反而将包着肉干米饼的油布放到了那个凶魔怀中

    当分量并不算少的肉干与米饼被放在自己的手中,剑非和远远观望的秋茹都一脸的不知所措。

    虽然两人所想的东西完全南辕北辙

    可却都是因为衡泪这诡异的行为而起。

    剑非是因为衡泪莫名其妙的将食物给自己而觉得不能理解所以满脸不知所措。

    而秋茹则是一边惊讶于难道百年凶魔还用吃东西?以及自家二哥居然会把食物给一个尸魔而惊诧莫名。

    “你不吃吗?”

    剑非到嘴边的你为什么要给我,生生拐了个弯儿变成了关心。

    衡泪看着剑非那双温润清澈的眸子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就伸手从那一小堆的肉干中拿出了一根默默塞进嘴里。

    剑非看着衡泪咀嚼的动作也没有立刻开吃。

    一直到衡泪吃完了他那一根肉干,才转过脸来对剑非说了句“吃了,你吃。”

    听到衡泪这样平静的说着话,剑非一下子都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表情去看衡泪了。

    只能低下头看着自己腿上的那堆肉干和米饼默默然伸出手去。

    当那干的简直没有一点儿油水的真肉干入口。

    一种剑非简直没法形容的酸涩怪味,让根本没吃过这么难吃食物的剑非表情都扭曲了起来。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