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第14章 【镇魔三】

第14章 【镇魔三】

    第章

    最初搭建房屋的时候,剑非除了在一边看着什么忙也帮不上。

    好歹也是个农家出身,有点山乡生活的经验。

    却没想到,到了这末世山野中。

    很多植被情况,全然与过去不同。

    虽然山水土地依旧是那山那水,但是随着生态环境的变异,还是有太多东西不在剑非的常识认知中。

    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作为一个基本约等于吉祥物的屏蔽器。

    剑非只能呆呆的坐在他的陪嫁棺材上面,远远看着衡家上上下下默契协作。

    有熟知地理的人指点定位,有了解建造的人负责选择建材。

    衡落这位一家之主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地位就赋闲安心,几乎是一刻也没有闲着的与衡家几位长者四处查看这封魔山还没有被人开掘的山心之地。

    剑非则欣赏着四周的山峰,水带

    终归是百无聊赖之下,回头去思考他这镇魔妻的身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就在不远处随手帮着解决巨大横木的衡泪,偶尔转过脸去看自己的镇魔妻

    却发现剑非自己打开了活尸黑玉的棺材,弯着腰不知在那棺材里翻着什么?

    因为好奇剑非的举动,衡泪手下的动作也不由的加快。

    对其他高手而言要折腾半天的巨大横木,在衡泪的剑下竟然是几下就均匀砍成几段。

    将长剑收回了自己身后的剑鞘,衡泪冲着负责整理树木建材的年哥点点头示意,随即就朝着不远处小山丘上的剑非过去了

    而忙的几乎没有时间去深究衡泪的去向。

    转脸看着衡泪冲镇魔妻的方向离开,在衡家主管各类建造事业的衡年,就立刻将注意力全部放在眼下紧张的工作上去了。

    而等到衡泪慢慢走到了剑非身后,就看着剑非似乎在仔细观察那些棺材里面的陪葬品

    才知道,原来剑非这些时日一个人被画地为牢实在是太过无聊了。

    所以才转而开始研究自己棺材里面的这些东西。

    衡泪弄懂了剑非的这些小举动是在做什么,也就不由的摇摇头打算退开不打扰剑非自己的乐趣。

    结果还不等衡泪转身走远,就忽然听到剑非奇怪了咦了一声。

    不知道剑非是发现了什么稀奇的东西,再转过脸来却看到阳光之下,剑非捧着一个装满了珠玉的盒子正闪烁着盈盈流光。

    “好奇怪啊我的陪葬品里面怎么会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首饰?”

    看着剑非满脸好奇的拿着那盒子中的珠玉打量,衡泪却不由得皱起眉头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些东西不是首饰。”

    随着衡泪的插话,剑非才猛然反应过来衡泪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

    呆呆的举着手里那颗圆润透亮的珠子,衡泪走到剑非的对面接过手中的这些珠玉,才在看到了那装着珠玉的黑色盒子上看见了一个类似封印的符号。

    将这沉甸甸的盒子朝着自己打开,里面大小不一质地不同一共排列着九颗珠子。

    看着这些珠子在阳光下还仿佛自带着光晕一般,衡泪就知道这才不是什么所谓的首饰,这一盒子全部都是法宝。

    一些不知道有什么用途的法宝

    “一共就这九颗吗?”

    衡泪将盒子查看完毕之后就重新放回了剑非的手中。

    即便知道这些珠子很可能是了不得的东西,衡泪也没有漏出什么丑恶的霸占嘴脸来。

    只是淡淡的向剑非确定这盒子里的东西数量,就又自然而然的把盒子还给了剑非。

    “嗯刚刚打开的时候就这些。”

    剑非也因为衡泪太过自然的动作同样自然的回答了衡泪的问题。

    这些日子,衡泪一直都和衡落他们一样将重心全部放在重建家园之上。

    对于这一路以来都安安静静跟随他们的剑非,却多多少少有些忽视。

    大概所有人都存了一种,反正镇魔妻已经嫁入衡家就是衡家的念头。

    又加上剑非苏醒出乎意料的安静顺和,才让那些原本害怕恐惧镇魔妻的衡家人渐渐的将沉默的镇魔妻抛在了脑后。

    反正只要那个红衣的新嫁娘就那么坐在原地,就能够保护他们不被丧尸怪物们滋扰。

    所以也不管剑非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究竟是高兴还是难过。

    又或者他自己乐不乐意,甘不甘愿

    除了真正近距离接触过剑非的衡泪知道剑非是已经真正苏醒外。

    那些畏惧镇魔妻,也完全不想要无端去进犯剑非的衡家人,真的没谁会主动去关注苏醒的尸魔脑子里想什么。

    只有衡泪,这个似乎做什么都异于常人的男人总是不住的将自己的目光投向剑非。

    也正是因为衡泪这没人在意的关注,才让衡泪终于注意到了原本他完全不在意的那些陪葬品也是陪嫁品

    而这些陪嫁品才不是什么没有用的珠宝古玩

    这些被下了封印的法宝,被放置在棺材底部这么多年一定有什么用意

    “你做什么呢?”

    自顾自也学着剑非去摸索那棺材中的宝物。

    当内里空间绝不算小的棺材几乎都要被衡泪摸个底朝天。

    剑非才不由的蹙起眉询问起来

    而专心摸索活尸黑玉棺材内部的秘密。

    对于剑非的疑惑衡泪也没顾得上解答。

    直到衡泪终于在那些莫名其妙的盒子下面摸到了什么。

    衡泪才仿佛回应剑非似的说了句‘找到了。’

    “找到了?找到什么了?”

    不免有些好奇自己这棺椁里究竟有什么值得衡泪如此大动干戈。

    看着衡泪推开那些大大小小堆挤在一起的珠玉盒子,伸手一揭

    那原本用来支撑尸身的一字型台面就□□出来了大片的白

    原来剑非原本躺着的这棺材里竟然还有这么多的蹊跷。

    看过婚书的衡泪都没想到他不以为然的这些东西内里居然有这么多的文章。

    一张原本牢牢附着在一字型台的黑色皮子落下,那白色台面上用黑色的墨印着细细密密的文字

    衡泪对着棺材内这面满是文字的一字台蓦然发怔

    而一边的剑非也迎着阳光看见了这隐藏在自己身下多年的秘密

    “上面到底写了什么?”

    剑非也弯腰凑近去看。

    而衡泪伸手想要去触摸这些字却又顿在空中没有真的摸下去。

    等到衡泪看完了那白色一字台上面的所有文字。

    才在剑非完全没有搞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一把抓住了身边剑非的手

    “你!”

    衡泪一转脸就与剑非近在咫尺的面庞对上。

    而剑非猝不及防被衡泪拽了个阻趔,却是心中惊异不明白衡泪又想干嘛?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俊

    随着剑非再一次的着急追问,衡泪慢慢直起身子与剑非相对而立。

    软草青葱,落英缤纷

    弧度缓和的小山丘上,两个站在黑玉棺材前的人相对而望良久不语。

    如果不是知道这两个一者为人一者为魔根本没可能怎样的话。

    远远望过去,还真是有树下佳人的美丽意味。

    “你这段日子从来没有真的睡着过是吗?”

    衡泪拉着剑非的手不由的发问。

    “你为什么突然关注这个?”

    剑非对衡泪的这个问题很不受用。

    原本他苏醒之后,有人告诉他其实他已经死了很多年,就让剑非心里很不愿意接受。

    后来随着慢慢对周围环境的了解,渐渐的明白自己根本就不是个正常的‘活人’,而是一个突然诈尸的怪物。

    这种认知一度让剑非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所以这些日子以来,虽然剑非嘴上不说但其实真的很反感别人以任何方式任何行为提醒自己这个事实。

    甚至就连吃饭喝水,剑非都努力的维持着

    可是衡泪突然发问,问他最近是不是从来没有睡着过

    作为一个死人,他如果不想闭眼谁能知道他是醒着还是没醒?

    所以剑非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

    “我睡没睡着关你什么事儿?!”

    “关我的事!因为今天晚上你必须要和我睡!”

    衡泪殊不知他突然的发言,让一群不幸经过他和剑非不远的家人们集体脚滑摔倒了一片

    “”

    收获了包括剑非在内的一大群人的惊讶表情之后

    衡泪却似乎一点没有为自己这过于惊人的宣言的反省。

    反而更加坚决的抓着剑非的手腕,没有要放手的打算。

    而剑非自知自己也挣脱不开,于是干脆也懒得的反抗

    “我只想知道,你何出此言。”

    像是已经习惯了衡泪时不时就突然而来的激情宣言。

    一开始还会不能自持的尴尬害羞。

    可现如今,有些懂了衡泪大概是个怎样性格的人之后。

    剑非更在意衡泪会突然发表这个结论的原因。

    “我们虽然已经勉强算是拜过天地,但是真正的大礼并没有完成。你苏醒之后,也一直没有出现异样那白色一字台上说,你棺材中的所有法宝全部都是为了压抑你体内的魔种,以免它完全苏醒”

    而如果真到了所有法宝全部突破魔封,那也就是魔种再也没法人为压制的时候。

    那根所谓的镇魔刺就是最后能够销毁剑非体内魔种的唯一依仗。

    而真到了那个时候,也就是之前白皮婚书上所说镇魔妻彻底入魔与所有人同归于尽的时刻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