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35.第35章【蜜饯一】

35.第35章【蜜饯一】

    孩纸,如果看到这句话就说明你很有可能看的是盗版文了。

    剑非站在一处阴凉里背对着之前那个仍由他紧紧抱着的陌生男人。

    虽然他并非故意跳入了对方的怀里

    可是当他从莫大的冲击中渐渐缓过神儿来之后,也不由的为自己种种失态行为而汗颜。

    “对对不起。”

    剑非涨红着脸慢慢松开了衡泪的脖子。

    当他都不好意思去看衡泪的表情时,殊不知听见了他的话衡泪是怎样一幅前所未有的惊讶神色。

    只怕就连衡落这个当姐姐的,都没在自家弟弟的脸上瞬息间看到若此多的表情变化。

    而剑非初初醒转,却让从来寡言冷酷的衡泪衡家最强的男人目瞪口呆了多次。

    偏偏如此难以见到的情景,剑非却没能好好把握。

    自顾自低着头从衡泪的怀里慢慢回到了地上。

    背过身打量四周打量自己,才发觉他竟然不知何时穿着一身红紫相衬的长褂。

    剑非抬起胳膊腿,伸手摸摸自己的脑袋。

    摸到身后质地柔软的长纱,剑非还是半天没能反应过来他穿着的到底是什么?

    因为对自己现在所面对的一切都陌生而感到恐惧。

    所以对于身后这个被自己失态抱。裁挥卸裼锵嘞虻哪吧凶颖ㄒ砸欢ǖ暮酶。

    剑非一个人整理了半天情绪才总算是整理起自己的理智,重新转过身来面对这唯一能够解答自己诸多疑问的大活人。

    “你”

    殊不知同样装了一肚子的问号。

    当剑非好不容易做好了心理建设,转过身开口时

    衡泪居然和剑非异口同声的发言。

    “你先说。”

    两个人都颇有些紧张的看着对方,然后又同时开口对对方谦让道。

    听到了对方的再次异口同声,剑非与衡泪都不免心跳着着看着对方的眼睛。

    在两人的第一次对视中,剑非微微仰望着这个高大的英俊男性。

    一张不敢说鬼斧神工,可也十分具有魄力的脸连同为男性的剑非都难免觉得心动。

    而这该是怎样一个张力爆棚的男人?

    别说那宽阔的肩膀和坚实的胸膛让剑非不由自主的羡慕。

    就只是稍微直视这张脸,剑非都忍不住要努力去克制自己的心跳。

    虽然剑非不想承认,但是这个世界上的的确确存在一如某些小说中,不论男女都能让人心动的逆天存在。

    而剑非一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俊美冷酷的男人刚刚还被自己牢牢抱着,就止不住的面红耳赤。

    同样微微俯视着剑非的衡泪,看着那半遮不遮的长纱下的清秀面目。

    虽然衡泪从来没有幻想过,他娶的镇魔妻会是怎样一个温柔懂事可爱乖巧的妻子。

    可是,当初为了让镇魔妻只能姓衡只能跟着自己走。

    衡泪在剑非尚且没有一点意识的时候,可是十分直接了当的与眼前这个干净温和的男人舌吻献祭

    因为之前衡泪抱有的始终是一种对着镇魔之器献祭的心情,所以就算那时候他同样观察过剑非的面容也想过镇魔妻的嘴唇温厚,身前必定也不会是个凶狠恶毒的人

    但是此时此刻,剑非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全然没有之前嗜血杀虐的镇魔妻那种漆黑诡异的眼睛,此时稍带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衡泪。

    也不知是之前那份还没散去的尴尬作祟,还是剑非这张干净年轻的脸太过顺眼。

    衡泪居然不自觉的就将目光移到了剑非那微微开合的嘴唇上。

    两个都没法将注意力完全集中的男人站在远离废墟的树荫下,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而那些得到了衡泪示意,只能够在原地焦灼等待的衡家人却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难免忧心忡忡。

    “大姐你说,那镇魔妻没有动手杀咱们家的人是不是意味着二哥和他的婚事就算是成了?”

    衡伤心中安慰着自己,将一件还完全没底的事情想的很美好。

    “希望是这样吧”

    “看那镇魔妻身手之敏捷,戾气之重。如果不是崐九逃的够快,只怕一样要和崐冉他们一起死在它的手中。”

    “之前二哥说那东西要是醒了会成为比黑骨魔主还可怕的东西。我本想这可能就是种夸张可是现在看来,它能在转瞬间就徒手杀死那么多高段强者还丝毫不损

    哎只希望二哥能够有办法收服那怪物,让它真的成为咱们衡家的否则的话,这镇魔妻能杀光八大基地那些高手,也一样能杀光我们。”

    衡落听着衡云张的话也皱着眉点点头。

    背后中了好几刀的秋茹被鹿爷小心的扶到了一边。

    衡泪与镇魔妻的婚礼中途被打断,衡家原本就不剩多少的人如今更是稀稀落落的凑在一起。

    常难与云张之前奋力拼杀,现在也都显得疲累不堪。

    唯有尚且还算自由的衡伤一边传达衡落的命令,一边协调还能自由行动的人收拾残局。

    至于那些已经被可镇十方邪祟的镇魔妻吓破了胆的高段强者们,如今也早就逃之夭夭难寻踪影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衡家人,终归还是被上苍所眷顾的。

    有了时间得以喘息,抓住时机收拾残局。

    末世中挣扎求生,刀尖舔血的生活早逼的人们不得不拥有最强的适应能力。

    就算不久之前,衡伤他们还祈祷可以和那些豺狼鬣狗一起下地狱。

    现在却已经在思考未来他们该何去何从,如何维生了。

    至于那一时半会还在和自己不知算不算过门的妻子纠结的衡泪。

    也在面对着剑非那干净单纯的模样时,不知要对眼下的末世从何讲起

    “我只记得我醒来之前似乎是要去亲戚家里要欠款。之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只有一些特别:闼榈募且。”

    剑非有些无奈的叹口气,对着对面的衡泪摇了摇头显然努力回想也还是想不起什么实质的东西来。

    虽然衡泪问他的身世,问他知不知道自己是镇魔妻。

    可是呆呆的望着衡泪的剑非,对什么镇魔妻完全一脸茫然显然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被封入活尸黑玉的棺材,又怎么被当做了如今这令天下豪强争相抢夺的镇魔至宝。

    衡泪看出这苏醒过来的镇魔妻完全不了解自己价值几何。

    所以难免有些激动的一把握住了剑非的肩膀双眼十分灼热的紧紧盯着剑非

    一幅生怕剑非一个不注意就转身落跑,然后让他长达一年之久的寻妻之路变作枉然。

    “怎么了?!你怎么突然抓着我?”

    说话说的好好的,突然就被衡泪这气势十足的男人紧紧抓在手中。

    剑非对自己所在的时代还并没有完全清晰的概念。

    他几乎是毫无隐瞒的向衡泪解释了自己的情况。

    却不知道在衡泪眼中,他对现世的一无所知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你只要记。闶钦蚰奘鞘粲谖液饫岬。从今往后绝对不能离开我一步!”

    衡泪突然的大胆宣言,让还没搞明白真相的剑非猛然瞪大了眼睛。

    完全没能理解这个英俊无双的男人为什么突然和自己说这种活似告白的话语。

    剑非呆呆的张着嘴巴,被衡泪抱住肩膀一时间也被堵的说不出话来。

    然后两人就这么在衡泪单方面激动的举动中尴尬了起来。

    “你你在胡说什么?我我我我谁也不是谁的。”

    剑非反应过来试图要挣开衡泪的怀抱,却没想到自己突然的反抗直接让对他谨小慎微的衡泪更加用力的辖制了他。

    剑非被衡泪掐的生痛,妄图推开衡泪的时候剑非也一点没有含糊的说着心中的疑惑。

    “我根本都不知道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个鬼地方?!你放开我!放开我”

    剑非一边费力的挣扎,一边有些恼怒的抱怨。

    而听到了剑非的疑问,衡泪微微的蹙眉却将不断扭动的剑非重新塞入了自己的怀中,然后更加方便用自己的身体束缚住对方。

    而活了二十几年,不论是突然醒来之后跳入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也罢。

    还是像现在这样被这个男人‘告白’也好

    这都是剑非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你你你你!先先先放开我。 

    剑非笨嘴拙舌的也不明白衡泪这一系列的举动都是为了什么?

    不过,当他几番挣扎未果又被衡泪牢牢钳在怀里时。

    剑非涨红着脸,只听衡泪几乎要贴着他的耳朵说“我叫衡泪是拿了你镇魔刺,要守着你一辈子的人!执刺一人,至此一生剑非。你此生注定只能是我的镇魔妻!”

    极其霸道落下一句话,剑非也终于被衡泪这好似威胁的声音给惊的没了动作。

    在高大的衡泪怀中,剑非还是有些震惊的尚不知镇魔刺镇魔妻究竟是什么意思?

    而衡泪也似乎没有要给剑非解释一切的意图。

    就像衡泪说的,不论是剑非活着还是死了,是大杀四方还是小心依附

    他已经接受了衡泪的献命,也已经与衡泪缔结了契约

    尽管那契约是在剑非没有意识的时候,仅凭他镇魔妻的本能完成。

    可执刺一人至此一生

    从今往后,不管剑非想不想和面前这个陌生的男人扯上关系。

    他都注定要一生一世与衡泪纠缠不休了。

    穿着紧身的单衣,一头披散的黑发。

    坐在黑色巫马兽背上的衡落,正是被对面的卢裘一刀砍断了发箍。

    当时凶险,衡落但凡再慢一点被砍断的就是她的脑袋而不是她的发箍。

    天上烈焰一般滚滚燃烧的太阳不断发散着炙热的温度。

    可是在这复杂而峰峦骤起的陡峭峡谷中,不知哪里的寒流却总是窜来窜去像是地狱召唤的讯息。

    卢裘死死的瞪着对面的衡落,也骑着一匹深棕色绑住了嘴巴的巫马兽。

    看着对面气势丝毫不减当年的衡落,如果不是他在离开封魔山之前亲自下了命令。

    只怕卢裘自己都会不由的怀疑衡落现在胆敢和自己这样正面叫板,是因为在基地中还尚有退路

    “呵呵衡落,你那个弟弟还指不定有没有带回镇魔妻呢?万一东西没带回来,你又把衡家所有的一切都给丢了这岂不是得不偿失?”

    卢裘嘲笑衡落保不住基地中家族的最后第一点势力,还要拼死出来救自己的弟弟。

    在这末世之中还把什么恩义情仇看的如此之重,恐怕也就只有衡家这群不知死活自命清高的白痴了。

    卢裘从来就是个利益至上的人。

    不得不依附强大时,他能够卑躬屈膝甚至可以假装重情重义

    可是有一天,一旦由卢裘这样的人坐在高位上掌握了权力,他只会把所有阻挡他获取利益的人,哪怕是至亲之人都当做绊脚石一般踢开。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