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69.第69章【错认三】

69.第69章【错认三】

    请支持正版!强娶镇魔妻为晋。江。网站独家正版。  夹在中间的两方人马各个凶悍非常, 一丝也不肯相让。

    穿着紧身的单衣,一头披散的黑发。

    坐在黑色巫马兽背上的衡落,正是被对面的卢裘一刀砍断了发箍。

    当时凶险,衡落但凡再慢一点被砍断的就是她的脑袋而不是她的发箍。

    天上烈焰一般滚滚燃烧的太阳不断发散着炙热的温度。

    可是在这复杂而峰峦骤起的陡峭峡谷中, 不知哪里的寒流却总是窜来窜去像是地狱召唤的讯息。

    卢裘死死的瞪着对面的衡落,也骑着一匹深棕色绑住了嘴巴的巫马兽。

    看着对面气势丝毫不减当年的衡落,如果不是他在离开封魔山之前亲自下了命令。

    只怕卢裘自己都会不由的怀疑衡落现在胆敢和自己这样正面叫板,是因为在基地中还尚有退路

    “呵呵衡落,你那个弟弟还指不定有没有带回镇魔妻呢?万一东西没带回来, 你又把衡家所有的一切都给丢了这岂不是得不偿失?”

    卢裘嘲笑衡落保不住基地中家族的最后第一点势力, 还要拼死出来救自己的弟弟。

    在这末世之中还把什么恩义情仇看的如此之重,恐怕也就只有衡家这群不知死活自命清高的白痴了。

    卢裘从来就是个利益至上的人。

    不得不依附强大时, 他能够卑躬屈膝甚至可以假装重情重义

    可是有一天,一旦由卢裘这样的人坐在高位上掌握了权力,他只会把所有阻挡他获取利益的人, 哪怕是至亲之人都当做绊脚石一般踢开。

    衡落依旧绷紧了神经坐在自己的巫马背上。

    她对卢裘俨然不屑于多说一句辩驳的话,因为在衡落眼中她没有必要和一个不是人的玩意浪费口舌。

    而这就成了正常人会做的理所当然的事情。

    所以卢裘看着对面那个美丽也冷艳的女人用看死人一样的目光看着自己, 甚至完全不回答自己的话。

    卢裘不由的被激起了怒火。

    “你包括现在衡家的所有人都不过是一群丧家之犬, 还敢摆出这么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哈哈哈哈!衡落我今天就要让你明白明白和我卢裘作对是什么下。浚 

    尖锐的怒吼响破天际。卢家所有跟来的人都没有见过如此怒火中烧的卢裘。

    尸体还躺在一边的卢由两个眼睛直直的对着骑在马背上卢裘,仿佛也对这样的卢裘感到惊讶。

    而举起了那把从衡家抢来的伤魂刀, 卢裘狰狞的脸仿佛一个发了疯的人。

    比起实力至少在四段以上的卢裘,将衡泪送出崐山之前才刚刚达到四段的衡落终究略逊对方。

    尤其还是此刻, 犹如疯狗似的扑咬上来的卢裘。

    虽然那些僵持着的卢家好手们因为忌惮衡家死忠们只能远远观望。

    可衡落被迫披散着的长发在空中划过急促的长弧, 她一招一式之间都透露出明显的勉强。

    而衡家的落泪剑与伤魂刀都是近百年来难得的宝物。

    这对上好的刀剑被所有者不要命的使起来, 越发的杀伤力惊人。

    眼看着衡落一个后仰堪堪躲过卢裘的攻击,紧接着卢裘另一只手不知何时射出铁手爪竟然立刻就要锁上衡落的脖子。

    衡家不少人看到这一幕,都已经顾不上其他要扑上去为衡落挡下这卑鄙而致命的一击。

    可是奈何等衡家的人先乱了阵脚,卢家的那些爪牙就立刻看准机会扑了上来。

    这紧张至极的时刻,原本寂静的峡谷内又炸然响起厮杀声。

    眼看着自己的鹰爪就要得逞。

    梆的一声,一柄奇长无比的利剑就击飞了那阴险的暗器。

    这猝不及防的,卢裘都不知衡泪到底是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卢裘顾不上收起自己那瞬间的慌乱。

    暗器被看破,就立刻反手操起伤魂刀朝着近在咫尺的衡泪背上砍去。

    三人交手,都是至少四段之上的高手。

    衡家和卢家其他的那些所谓高手们看着狭窄小道之上交锋的三人。

    却只见他们出手收手的速度已经快的令人眼花缭乱。

    只能在原本就万分混乱的噪音中,时不时听到十分尖锐沉重的交兵之声。

    卢裘被沉着脸的衡泪一剑掀翻在地。

    就连卢裘□□骑着的那匹巫马也一同被衡泪的力道摔到一边哀哀悲鸣。

    衡泪还穿着那件十分陈旧的黑色大衣,手中提着长剑的他站在逼仄的峡谷中也依旧气势汹汹,仿佛随时都能将阻碍他的山川峭壁一并销毁干净。

    卢裘头上都是冷汗

    他恶狠狠的攥着自己止不住颤抖的手。

    可就算如此克制自己不要害怕不要畏惧这个男人,卢裘却还是跌坐在地上仰望着对面的衡泪忍不住的往后退

    “二弟”

    衡落还骑在黑色的巫马背上目光狠戾的瞪着地上的卢裘。

    听见了自家大姐这句话,衡泪那柄颀长的剑刷的就抵上了卢裘的咽喉一丝逃命的机会都不给对方留。

    “衡泪!衡泪!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

    寒气肆虐的尖刃就挨着自己细弱的脖颈,卢裘可以想象这样锋利的剑在衡泪这样的男人手中,会以多快的速度割断他的喉咙。

    所以几乎在那一瞬间都没有犹豫的,卢裘惊恐至极的破着嗓子大喊大叫。

    “杀了他衡泪。”

    衡落的神情依旧冰冷无比。她一直都是衡家发号施令的那个人,所以就算衡泪再强也依旧只能听她的号令。

    可是这一次,剑就这么比在仇人的脖子上。

    只需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轻轻一剑,不管是伤魂刀还是别的什么都可能重新回到他们的手中

    然而突然之间,衡泪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虽然衡泪手中的剑还是一寸不离的挨着卢裘的脖子。

    可是衡落也在如此紧张危急的时刻发现了不对劲。

    卢裘眼看着衡泪紧紧咬着牙关,唇缝中却阻止不住的渗出鲜红的血丝来。

    衡泪握着长剑的手突然十分用力的往前一捅,卢裘却在这关键时刻移开了自己的脑袋抬起另外一只手就射出了那没能要了衡落命的鹰爪。

    “咔擦!”

    一声细微而尖锐的声响。

    那犹如死人枯爪的尖利暗器就抠进了衡泪的肩膀上。

    如果不是衡泪最后勉力迫使自己朝后移了一些,那抓在肩膀上的暗器就会直接抓破他的咽喉。

    衡落也对着突然翻转的情形大惊失色。

    抬起落泪剑就朝还妄图翻身的卢裘杀过去。

    一个翻身借力,飞跃在空中的衡落衣角长发都将本来就极为凶戾的脸庞衬的更像鬼魅。

    眨眼间就贯穿了卢裘的胸口,难以置信的卢裘以为自己能够逃过衡泪的剑就一定能逃出生天。

    可是他却忘了原本拼死都要和他厮杀的本来就是衡落。

    手起剑落,卢裘双目脱窗一般瞪着对面的冷艳女子。

    等到他反应过来就要朝着衡落砍下去的时候,卢裘没有想到衡落连躲都没躲居然紧接着就侧身用自己的肩膀接下了他的一击。

    而同时,也在衡落如此决绝的目光中卢裘还来不及发出下一个指令来。

    就被衡落一剑捅穿了心脏。

    到死为止,卢裘都无法相信自己居然会死于弱他许多的衡落之手。

    所以他口中不断涌出鲜血,死不瞑目一般的瞪着肩膀也涌出血的衡落。

    四周的交战声也渐渐变弱,当卢家的人已经看见卢裘被衡落一剑杀死后,也发出了求援信号。

    那诡异的呜呜声仿佛引诱鬼怪前来的声响。

    其他那些也顿时没了气焰的卢家人各个被衡家的死忠们逼的步步后退。

    可是听到了卢家的传讯声,在此情况之下衡落的神色却反而显得更加凝重了。

    “衡云张,衡秋茹你们全部都回来!”

    衡落低声的喊了一句,也顾不上自己肩头的伤势。

    而还原地站在峡谷中的衡泪也抵着剑一动不动的闭着眼。

    他唇边已经可见血色,虽然之前他还能勉力救衡落于危机之下。

    可是此时仿佛石像一般立在那里的衡泪,显然没有之前的雷霆万钧让人忌惮了。

    很快收到了讯号就从山壁四面八方出现的卢家人马立刻就将衡泪一众人围在了中间。

    衡泪早就想到卢裘安排这些不可能不做二手准备。

    好歹当年他也与这位卢家的大少爷有些‘交情’,卢裘用惯了引蛇出洞这一招衡泪怎么可能会猜不到。

    而那些事后才发现本该活着的卢裘居然已经死了的卢家死士们,远远看到衡泪双手抵着长剑闭目养神

    显然是一幅强弩之末的样子

    卢裘已死,衡泪这个唯一知道镇魔妻在何处的人又已经是强弩之末

    几乎所有在场的人,还有谁能不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杀!杀了衡泪!杀了他,镇魔妻就是我们的了!”

    突然之间,原本就血腥气十足的危险峡谷中顿时又升起一股止不住的汹涌杀意来。

    而这杀意沾染的正是所有末世求生之人都有的自私与贪婪。

    原本还怀疑这传说中的镇魔器是否真有那么霸道的震慑力。

    如今看来,这镇魔之器所立之处。

    妖魔鬼怪围堵四周却不敢上前进犯一寸的情况竟然比传说还只强不弱。

    而衡泪站在镇魔妻对面,看着泼天的雨打湿了那身精雕细绣的婚服。

    披着长纱的男尸,一步一顿的朝着他走来。

    虽说,按照神木奇书里说的。

    他作为配娶镇魔妻的活祭品,就算到了奄奄一息即将魂归黄泉的时候。

    这镇魔妻也断然不会做出毁约杀祭的事情来。

    可传说毕竟是传说,尽管现在衡泪也算是见识了镇魔妻的本事。

    认可了这可镇十方邪祟的男尸的能力。

    但同时,有句老话说的好。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这镇魔妻不肯屈就。

    他是活人对方是死人,多不过就是他赔了自己这条命填给这镇魔妻。

    可身负重伤的弟弟在自己与镇魔妻同归于尽之后,肯定也逃不脱要被这些闻腥而来的怪物们吞噬的结局。

    衡泪一把长:嵩谛厍,虽然他上身的衣服已经被撕的稀烂。

    混着被镇魔妻啃咬的血肉:男靥,此时此刻衡泪也不敢有一点放松。

    两个大活人和所有怪物的视线都集中在那步伐缓慢的紫红婚服之上。

    而那男尸兀自朝着对面这冰冷天地间唯一可以依靠的温暖而去。

    看着男尸一点点艰难的抬起手来,丝毫不像刚刚还使劲儿箍着自己的时候一般迅猛。

    努力集中精神,防备着那很有可能的万一。

    “啪嗒”

    当衡泪的剑已经比上男尸的脖子,而男尸距离衡泪也就咫尺之隔时。

    男尸那苍白的手轻轻搭在了衡泪的肩上。

    就在这一呼一吸之间走过的分分秒秒,衡泪的手攥着他的剑却一动不动。

    直到那男尸仰着脸,慢慢张开嘴巴。

    一张远比天上的雨水要冰冷许多的嘴贴合在衡泪还散发着热气的胸口上。

    滑腻的舌头有些迟钝舔过那被雨水析释许多的鲜血。

    身穿婚服的男尸突然间像个没了骨头的人一样靠在衡泪怀里。

    一种衡泪形容不出的诡异,伴随着百年之尸所散发出的阴森气息萦绕在耳边。

    “咕嘟咕嘟”的声音传入还僵着持剑动作的衡泪耳里。

    直到天上的暴雨终于转。赶该苊艿南袷侨飨碌奈奘舷咭话。

    在衡泪身上喝够了血的男尸才慢慢抬起头来。

    两个在雨中湿哒哒的人形靠在一起。

    若不是此时此地,四处都是血腥,满眼都是死尸的话。

    远远看着衡泪与他怀里的镇魔妻,却像极了一对刚刚新婚礼成的璧人。

    只是这璧人之一的那个,却算不上是真正的人。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