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78.第78章【曙光一】

78.第78章【曙光一】

    请支持正版!强娶镇魔妻为晋。江。网站独家正版。  一字台四周堆放着各种大大小小的盒子, 有精雕细刻的讲究珍品,也有朴素浑然的低调成品。

    虽然对于自己这莫名其妙的镇魔妻身份实在是很抗拒。

    可是有句老话说的,形势比人强。

    就算再怎么不喜欢被一堆不认识的人叫嫂子叫镇魔妻。

    可是回想一下自己闻到衡泪血时的反应。

    那是事后就连剑非自己都万分惊恐的反应,如果不是自己这些不可控制的行为令剑非感到隐约的恐慌害怕。

    也或许, 剑非并不想要一直被衡家人如此捆绑拘束。

    又加之衡泪那人也并不是那么的讨厌甚至还难得让他感到心安。

    所以在一开始对这个世界的惊讶与不接受中,渐渐的因为衡泪的努力靠近而开始了解。

    剑非对于他自己的身世还有力量也渐渐的想要试着去了解。

    因此揭开了那遮盖着一字台的皮子,白色的一字台之上是细细密密的黑色文字。

    上面大段大段的介绍与解释,说的却全部都是这黑玉棺材里所有陪葬品的来历与用途。

    什么清心玉, 明魄珠,还有定邪如意, 正身玄镜

    这棺材中的所有东西虽然都各有各的不同,样子材质也大相径庭。

    但是功用却和衡泪之前告诉他的一样。

    这些东西都是法宝,都是用来镇压魔种魔气的法宝。

    剑非生活的那个年代都注重物质现实, 更尊重可科学。

    什么修仙玄幻也都无非就是志怪小说中的故事而已。

    而所谓的法宝和魔种, 那都是剑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去理解的东西。

    突然有朝一日, 在那个繁华和平可也难让他这类草根翻身的社会里面生活了二十几年的人, 一下子被以天下人都趋之若鹜的镇魔至宝的身份束之高阁

    别说剑非还没有感受过一步步踏入成功的喜悦, 就是这过分离谱的身份也让安心打了十几年工的剑非没法接受。

    尤其在衡家与各大基地高手的杀伐漩涡中, 剑非压根没有感受到一点儿属于天下至宝的优待与优越,然后就被这末世太过血腥残忍的一面吓的险些崩溃

    现实生活毕竟不是热血小说。

    剑非虽然年轻的时候也常常看些异世生杀, 修仙得道的故事。

    可是那小说里面动辄就死千百人的场面,毕竟是永远不可能和看书的人划上关系的。

    所以看着尸山血海, 白骨肉林这些描写, 只觉得能够立于万骨之上的主角都酷炫的让人羡慕

    可是剑非如何能够料想到?

    记忆还停留在他去表哥家里清算欠款的路上, 头脑恍惚之间突然一睁眼

    站在尸山血海之上,到处都是支离破碎的尸体残骸。

    尤其是剑非那个视角,更是可以清晰无比的看见所有死不瞑目的人各种恐怖的五官。

    那毫无疑问,都是死前极致痛苦留下的骇人表情。

    那一刻剑非站在原地,也总算是切身感受了一把什么叫高山之巅,刺骨之寒

    那何止是刺骨之寒,那简直是能让八尺壮汉都毛骨悚然的惊寒。

    所有能够笑着调侃地狱的人,绝对都是没有亲眼见过地狱的人;所有可以随意戏说死亡的人,那也一定是因为没有亲身感受过什么叫做死亡。

    剑非只要一回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衡泪的那一天,就还是心有余悸的害怕。

    可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害怕也还是要去面对。

    直到剑非看到了那白色一字台上最后的那段总结。

    “天下可镇魔种之用皆在其列无寐无梦无欲无食是以为魔。魔妻之身魔种之能血饲魔妻,以求抑魔。情养魔种,重生为人。”

    不由自主的念出了这段话,剑非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愣住了

    “所以我竟然真的已经死了吗?”

    剑非有些难过的长长叹口气,总觉得自己浑身无力。

    虽然从衡泪他们的反应,也能看出来自己其实已经死了的这个事实。

    可是不管怎么样,剑非还是打心底里不想愿意相信自己已经死了的。

    他能吃能睡,还能说话做事

    为什么他会死呢?

    他又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是死了之后被谁特意做成了一具尸魔?

    剑非捂着自己的脑袋拼命的回忆他最后的那段记忆。

    然而什么也没有他什么都想不起,他想不起来他是怎么死的?也想不起自己是怎么被穿上一身嫁衣,最终变成了镇魔妻。

    “啊”

    在这个无限纠结的回想中,剑非痛苦的翻到了在地上,脑袋像是突然间不听使唤了一般。

    一种诡异的恶心感不断的从大脑朝着身体所有的神经汹涌而去

    “剑非?!你怎么了?!”

    原本心中还带着对剑非的种种疑问与惊讶。

    一路上扶着被鹿爷接好的胳膊思考着要如何询问关于他那个护肩的事情。

    结果怀着忐忑的心情,衡泪回到了他和剑非的卧房,却看见剑非不知为何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剑非!你怎么了?!清醒一点!”

    力气突然变得很大的剑非,居然连衡泪都没法拉开他按着自己脑袋的手。

    看着剑非的眼白隐约有变黑的趋势,衡泪更是惊慌不已

    “剑非!”

    衡泪抓着剑非的两个手腕,用着几乎要捏断剑非骨头的力度才将剑非抱着脑袋的手扯开。

    随着衡泪单膝跪倒在地的姿势,剑非自然而然的抱上了衡泪的背。

    “啊——!”

    那猝不及防的一口咬在衡泪的脖子上。

    仿佛要把衡泪的肉给撕裂一般。

    原本衡泪就有伤的肩膀,加之今天忍受的所有疼痛终于在剑非这没有料到的攻击中给激发出来。

    “剑非”

    衡泪最终被剑非按到在地板上,被两人的力道再次撕扯开的伤口,加上衡泪脖子上的伤

    一股鲜甜的气味像是毒|品一般渗透入剑非的脑中。

    衡泪倒在那里,剑非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撕扯着身下人的衣服

    剑非在拼命舔舐衡泪的伤口,不断的吮吸着每一滴从衡泪伤口处渗出的血滴。

    而原本就有伤在身的衡泪只能任由剑非压制着自己,胸膛也急促的起伏。

    慢慢的,剑非开始从狂躁中冷静下来

    不断舔|咬着衡泪伤口的唇舌也渐渐停下来

    剑非双眼恢复了正常,俯视着被他摁在身下的衡泪衣衫破碎。

    他尴尬至极的看着双眼坚毅的衡泪,唇齿之间却都是衡泪血的味道。

    “我”

    剑非不知该用怎样的表情怎样的语气和受害者衡泪说话。

    而衡泪作为被他突然扑倒的一方,除了脸色难看外却显然要比剑非冷静的多。

    “吃饱了吗?饱了就先起来。”

    衡泪调整着呼吸,脸色难看的慢慢说着。

    闻言,面色尴尬的剑非轻轻放开了抓着衡泪双肩的手,一点点小心的站了起来。

    而躺在那里的衡泪却咬着牙,用右手扶着左手慢慢坐了起来。

    “你要去哪儿?”

    心中愧疚又惶恐的剑非看着衡泪转身欲走的背影也顾不上尴尬开口就问。

    而衡泪的回答也显得十分平静。

    “去找鹿爷重新给我把胳膊接上天色晚了早点休息。”

    说着在屋子里呆了还没有十分钟的衡泪就再次离开了房间。

    只留下傻站着的剑非心中对自己恨铁不成钢。

    这一次显然不同于之前衡泪主动放血的时候。

    这一回,剑非虽然因为回想死前的事情失控,可是刚刚对衡泪做的所有事情剑非是有清晰意识的。

    那种感觉就是一瞬间有一种冲动,一种力量挟持了他的身体攻击了衡泪。

    可是在这样凶猛短暂的失控之中,剑非却又可以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在刚刚险些咬断衡泪脖子的时候,努力的控制自己别去咬破衡泪的动脉。

    虽然只是很微小的一点力量,可就是刚刚那短暂的瞬间

    剑非没有让原本就受伤的衡泪陷入生命危机

    那是一种怎样奇怪的感觉,好像攻击衡泪的那个人是他自己可又不是他自己

    皱着眉头,剑非心里愧疚。

    可这愧疚又不能改变他需要喝衡泪的血才能平静下来的现实

    正在铸剑炉前做今天最后检查的鹿爷,转脸看到面色煞白的衡泪瞬间黑了脸。

    “你这又是怎么回事?”

    “胳膊又脱臼了”

    衡泪连解释都懒得做,反正不管说什么都少不了要挨鹿爷的一顿骂。

    好在这里就只有鹿爷和云霞姑妈,不然还要当着一堆人的面丢脸。

    鹿爷瞧着衡泪的模样气的简直吹胡子瞪眼。

    “你还看什么?把药箱拿过来!你这个侄子不听话,你们这些当长辈的都也不管管!”

    “鹿爷您说了都不管用,我算哪门子的长辈。俊

    云霞姑妈是衡落衡泪父亲家族关系里极远的一个妹妹。

    虽然往日衡家的几个孩子从来不叫云霞姑妈,不过若说起来这位协助衡落管理衡家大小内务的女子,的确当得起衡泪的长辈。只是在衡泪这样习惯了我行我素的人面前,一般长辈的话不管用就是了。

    “真是不知道要怎么说你?虽然脱臼不是什么大事,可是老这么反复你真是个神也要废了。”

    鹿爷说着话,想要脱掉衡泪披在外面的大衣检查伤势。

    “就这么弄吧,就是胳膊又脱臼而已。”

    “我一把年纪了难不成你在我面前还怕羞?检查一下遮遮掩掩的像什么话?”

    鹿爷说着,就强硬的扯开了衡泪的大衣,漏出了那个被啃的一片狼藉的肩膀

    “衡泪这是你出去猎物的时候专用的护具吗?”

    拿起一个尺寸稍微不同于其他的护肩,衡泪转脸点点头。

    “这里已经有些破损了。如果再带的话,可能会有点不牢固。”

    剑非说着,衡泪有些怀疑的从剑非手上接过那个护具。

    仔细摸索打量了一遍,衡泪只看到上面的金属有轻微的磨损,却没发现有任何不牢固的地方。

    “”

    衡泪仔仔细细的又检查了几遍,还是没发现剑非所说不牢固的地方。

    剑非看着衡泪低着头半天也没能察觉这护具的异样,也只是有些无奈的轻轻叹口气。

    “给我吧,那边的工具箱我可以用吗?”

    “可以。”

    衡泪没有一点儿犹疑的回答了剑非的问题。

    而剑非也不再紧紧跟着衡泪,转身就去做自己能独立完成的工作了。

    衡泪也没有特意转脸去看剑非到底要怎么弄。

    两个人真的像是合作默契的伙伴,各自低头做事也时而搭几句话,显然比平时无所事事的时候呆在一起自然的多。

    到了中午时分,秋茹提着餐盒来找还在修整武器的衡泪。

    看到了一个有些陌生的背影坐在衡泪身后敲敲打打,心中不由得有些好奇

    “你是?”

    听到了有人来,剑非与衡泪一起转过脸看向了秋茹。

    “镇镇?!镇魔妻?!”

    在看到了安静坐在那里的居然是剑非后,秋茹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显然都不会说话了。

    “他有名字,叫剑非。”

    看到秋茹对剑非的反应如此剧烈,衡泪也不由的沉下脸来朝着送饭的秋茹提醒道。

    “呃我这抱歉二哥剑非大人。这是昨天你给带回来的兔肉。花姐炖了一早上的让我给你提过来。”

    “知道了,你放在哪儿吧。”

    衡泪示意秋茹将餐盒放在一边的餐桌上,然后就又继续如常的掉过头去做自己的事情。

    而看了秋茹一眼,就和衡泪一样继续低头做事的剑非也像是对衡家这些人习以为常了一般。

    于是安静的营帐里,衡泪与剑非都十分正经的做自己手下的事情。

    反倒是过来送饭的秋茹站在那儿还瞪着两个眼睛,不明白这到底是自己魔怔了还是世界魔幻了?!

    他看到了什么?那个高高在上,强简直不属于人类范畴的镇魔妻居然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帮他们干活?!

    心中惊疑不定的将那还温热的餐盒放在了一边的餐桌上。

    走出了营帐之后都还是感觉自己不能相信刚刚看见的场景。

    嘴里念叨着“一定要把这事儿告诉家主,简直太离奇了。”就立刻远离那有镇魔妻在的营帐。

    而衡泪将手下最后一点工作结束之后,就转身去摆放饭菜。

    衡泪把几碟菜色摆放出来,色泽红亮的炖兔肉满满都是诱人的酱香味。

    “剑非”

    衡泪摆好筷子转脸叫剑非,剑非却还在心无旁骛的对着手里的那个护肩皱着眉头。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走到了剑非的身边,衡泪蹲下身询问道。

    剑非摇摇头然后放下了手里的工具看向衡泪。

    “这个护肩估计用不了太久了,如果下一次它还没彻底散掉也别再用了换新的吧。”

    剑非已经用了最后的办法将这护肩加固了一遍,但是却仍没有办法改变其内里已经损坏的现实。

    衡泪不知道剑非为什么会这样说,也完全不知道剑非对此类工具制造有二十多年研究的衡泪,自然是不会了解剑非的这番嘱咐是对他安全的关照。

    不知道剑非话语背后真相的衡泪,却也没有对剑非这突然的警告有什么质疑反问。

    而是对着自己确实看不出问题的护肩点点头,就又起身和剑非两人回到了餐桌前。

    剑非撑撑胳膊,稍微松松筋骨就坐了下来。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