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82.第82章【魔胎一】

82.第82章【魔胎一】

    第章

    剑非和真清道人做交易的时候就知道他体内的化胎魔种正是世间大祸患的克星。

    而至于这化胎魔种到底是如何克制?

    真清道人也并没有解释的很详尽, 只说魔种与魔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两者相遇必然只能有一者胜一者败,至于化胎魔种这化胎之名到底会化什么胎?

    剑非结合了自己的情况思考,觉得这所谓的化胎化的可能就是这些大祸患的魔胎。

    衡泪第一次驾驭神兵所发挥的实力比往日更为强势。

    虽然能够击中黑骨魔主的软肋, 也是因为有剑非提点再加之黑骨魔主已经重创有所衰退的缘故。

    但是面对这样的对手, 在佑川基地的一众强者都无能为力时。

    衡泪仿若天神一般行云流水的身手, 还有那锐不可当的霸道气势

    就算在远处很多人都看不清此时衡泪的身形,但是也因为距离的够远所以人们能够看到衡泪超乎想象的速度与力量。

    直到衡泪举着龙皇阙朝着黑骨魔主的尾骨砍下去的瞬间, 持续了许久的战斗终于暂时按下了暂停键。

    那些对衡泪还殷殷期盼的民众们都闭住呼吸望着衡泪,静静的看着渐渐消散的烟尘中衡泪的身姿。

    “衡泪!开灵!”

    剑非站在高处用足力气和衡泪喊着。

    听到了剑非的声音时,衡泪也发觉了黑骨魔主被砍中软肋后近乎抓狂的模样。

    显然被人找到了弱点的黑骨魔主和被踩了尾巴的猫也没有什么区别。

    在黑骨魔主被刺激的想要反扑的瞬间,衡泪就将剑非之前给自己的玉珏扔到了黑骨魔主的身上。

    在那千钧一发之间, 衡泪双手高高举起经络膨胀的龙皇阙以雷霆万钧之势劈砍下来。

    完全没有给黑骨魔主一丝一毫反扑的机会, 而衡泪也在龙皇阙被激发到最强的时候瞄准了那玉珏重重斩下

    就在龙皇阙锋利的刀刃击碎那对玉珏的瞬间,衡泪还有佑川无数的民众全部都看到两条黑色的游龙从衡泪的刀下猛然现身。

    浑身漆黑的游龙在那玉珏被击碎的时候带着震彻天地的长啸窜入云霄,然后在衡泪的上空盘旋游动好不惊人。

    “是我眼花了吗?那居然是两条黑龙吗?”

    “太不可思议了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就算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着眼前的一切, 可是很多人还是难以置信如此不符合现实的一幕。

    可就算人们多么的震惊,也还是在无数人同时看见这奇观发生的时候不得不相信,他们看见的就是真实

    这对黑龙其实就是游龙珏的真身,作为一对能够镇邪辟邪的法宝。

    如果不是因为龙皇阙已经拥有了足以逼出它真身的实力, 那么就算是这世间再锋利的宝刀也绝不可能让这对游龙现身。

    法宝的载体破碎真身现世, 而在场又有强敌当前

    所有的这一切都为龙皇阙开灵制造了绝佳的条件, 这两条游龙佩戴在剑非的身上时间不短。

    而和龙皇阙偶尔也有摩擦算是无形间有了磨合。

    加上游龙珏本身就是至阳至宝, 而龙皇阙又由至阴的红纹重骨打造。

    一阴一阳相激成契, 互有融合之意。

    当衡泪眼看着那从玉珏中被放出的黑龙窜入云霄几番游动后, 还不等衡泪乘胜追击对着黑骨魔主落下第二刀的时候。

    原本在滚动云层中盘旋的黑龙就带着气吞山河的架势朝着衡泪高举的龙皇阙冲来。

    看似巨大的神龙朝着衡泪撞来。

    但是如此惊悚的一幕,两条现身的黑龙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实体。

    所以在大家都为眼前景象感到提心吊胆时,黑龙却带着涤荡乾坤的长啸就此彻底没入了龙皇阙的刀身。

    一下子衡泪手中举着的黑色大刀就瞬间如同烧红的铸铁一般发出十分刺眼的热来。

    而在衡泪最终将龙皇阙砍下来的时候,转过身发出尖锐鸣叫的黑骨魔主刚好抬起了它的利爪朝着龙皇阙攻去。

    无坚不摧的黑色利爪与仿若天工的不世神兵相撞。

    强强相对,白光相激之间

    那原本就被撕裂的厚重云层,也射|下灼目亮光照在衡泪还有龙皇阙的身上。

    “嘎啊——————————!”

    一声响彻云霄的凄厉惨叫声中,漆黑的魔主像是再也无法经受住阳光的光辉惨烈。

    当黑骨魔主在众目睽睽之下一点点僵硬干裂,又寸寸破碎时

    所有人的才终于在这场激烈的决战中看到了胜利的光辉

    “”

    黑骨魔主慢慢破碎成渣散落在地上时,很多人看着远处的衡泪都呆呆的张着嘴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

    因为对于所有现场的人来说,眼前的这一战完全打破了人们对强者惯有的概念

    甚至可以说,因为龙皇阙加之衡泪所制造出难能一见的场面,令很多人此时都有点恍惚那站在光束之中的男人他到底是神还是人?

    人们都被惊到说不出一句话来,而还双手抵着龙皇阙的衡泪却努力的平复着有些紊乱的呼吸,感受到他手下完全开灵的龙皇阙不同以往的震动

    “怕擦怕擦”

    衡泪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关注着手中一片通红的神兵。

    那十分明显的刀身碎裂声令衡泪不免担心的紧盯着手下的龙皇阙。

    而经历了如此一战,已经彻底开灵的龙皇阙当他原本漆黑的刀身全部都碎裂脱落之后

    原本隐没在黑色刀面之下的经络像是无数条神龙争相朝着刀柄处龙皇之位游动一般。

    栩栩如生的龙皇阙除了刀刃处仿佛龙皇利爪一刃开平外,当覆盖在它之上的所有黑壳全部掉落之后却是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的红白相间。

    银色为主的刀身更是在灿烂的光柱里将它自身衬托的不像凡兵

    而此时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剑非也隐约听见了龙皇阙那带着轻灵的龙啸嗡鸣之声

    听见这不同过去龙皇阙嗡鸣的响声,剑非唇边略起了笑意。

    他知道他投入了无限心血所打造的龙皇阙终于真真正正的完成了

    “龙形阙引,阙影龙心。龙皇阙真正的龙皇阙总算是完成了”

    剑非忍不住喃喃自语,而远处拿着龙皇阙的衡泪慢慢站起身来。

    手中提着令人移不开眼的神兵,佑川的众人全部都对衡泪遥遥相望。

    所有人都关注着此时的衡泪,期待着他的身影

    然而衡泪却提着龙皇阙转身想要朝着剑非哪里而去。

    衡泪离开的时候低下头却不经意看见了黑骨魔主碎了一地的尸骸之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发着光

    不由的被吸引,衡泪蹲下身拨开了黑骨魔主的碎渣看见了一颗黑色却布满了血纹的蛋

    “”

    想了想,将这颗蛋拿了起来。

    沉甸甸的黑黝黝的仿佛一颗小型的炸弹一般,衡泪不知这蛋到底是好是坏所以只能朝着高墙上还站着的剑非走了回去。

    一手提刀一手捧蛋,可就算如此,几个翻身站上城墙的衡泪却还是帅的令人不愿移开眼睛。

    可惜如此帅气霸气的衡泪剑非从头到尾都没能看见,当衡泪的气息出现剑非才轻轻动了下脑袋。

    “黑骨魔主已经死了吗?”

    剑非轻声询问着,衡泪嗯了一声然后将那颗黑色的蛋放入了剑非的怀中

    “这是什么?”

    “黑骨魔主的蛋”

    衡泪也不知该怎么形容这个东西,毕竟剑非说过黑骨魔主是永远也杀不死的。

    所以这颗黑骨魔主死后留下的蛋到底是不是黑骨魔主,衡泪也并不清楚。

    而剑非听到衡泪这么说,然后两手捧着蛋笑了起来摸着手中粗糙不平的圆球。

    “现在我总算是知道化胎魔种化的到底是什么了。诺这个可是标准的魔胎的啊。”

    剑非开玩笑似的抱着怀里的蛋,一点不在意这东西是黑骨魔主留下来的。

    而衡泪看着剑非的表情脸上也都是温柔的模样。

    “那你要感化这魔胎,是不是还要孵蛋?”

    衡泪看着剑非,因为解决了一个棘手的问题难得轻松的和剑非打趣。

    结果剑非听了居然真的愣了一下,显然没想过自己化胎还要孵蛋这个问题。

    “好像还真是这样。毕竟真清道人说化胎魔种就是因为能够在魔主还没有成形之前,将它魔胎的戾气全部化解吸收,所以才被称为天下魔主的克星。

    不过作为一颗魔种,化胎魔种本身也是一个邪恶的家伙。所以如果不能将魔种压制住的话,它也同样有可能突破封印变作魔头”

    剑非说起这个令人头大的现实,一边摸摸怀里的黑蛋一边拍拍自己的胸口。

    抱着黑骨魔主的魔胎,瞬间就觉得自己任重道远的剑非,长长的叹口气不知未来的自己到底会走上一条怎么的道路。

    “哎孵蛋就孵蛋吧?总好过被黑骨魔主追的到处跑要强。”

    剑非有点无奈的吐槽着,而衡泪笑笑把剑非手里的蛋抱过来又把手中的龙皇阙交给了剑非。

    “它开灵了,你摸摸看。”

    剑非感觉到一把还带着温如的东西入手,就知道这是自己一直都期盼着的龙皇阙。

    细细抚摸着此时崭新的刀具,剑非能够感觉到龙皇阙镂空的刀身里那些仿佛能呼吸的龙身

    “是了是了这才是真正的龙皇阙,龙形阙影全部都有了”

    剑非满脸的喜笑颜开,衡泪看着剑非抱着龙皇阙高兴的模样眼中也不由的浮现出喜悦来。

    剑非开心,衡泪也很容易就觉得高兴。

    而被衡泪和剑非夹在中间的龙皇阙开了灵,似乎更通人性了。

    当衡泪和剑非同时触到的时候,竟然还会轻轻震动。

    感觉着这把刀在手中的分量,剑非和衡泪显然是忘记了佑川一票围观的民众。

    黑骨魔主的□□烦被除掉,佑川基地的存亡危机也相当于直接宣告结束。

    当佑川民众们都忍不住的欢呼高兴的时候,唯有满心对衡泪剑非二人期待的佑川高层们,一个个都明显坐不住的想要主动去和二人接触。

    但是奈何衡泪剑非两人站在独立一地的高处不知在说些什么。

    一群严阵以待的佑川军人还有护卫兵,却都不得不在城下仰望着两人也不敢立刻插嘴。

    结果最后,还是从后方缓缓行来的章平山老爷子朝着城墙上的剑非衡泪喊话。

    剑非与衡泪才总算是在自己的二人世界中回过神来。

    “章老爷子,我们这就下去。”

    剑非很给基地领导人的面子回了一句,然后就转脸将龙皇阙和黑蛋都抱在怀里被衡泪打横抱起飞身下落。

    “剑非你没事吧?”

    站在最前面迎接衡泪和剑非的正是李越,蓝宙等人

    剑非如今眼睛也看不见,听到了李越熟悉的声音笑着摇摇头回答没事。

    “总算是熬过一劫”

    剑非缓缓的说着话,声音平和。

    而衡泪将龙皇阙背在背上之后,也把剑非手中的黑蛋接了过来解放剑非的双手。

    “老爷子说谢谢你们这一次肯帮助佑川。现在如果不麻烦的话,也请二位可以过去和他好好聊聊”

    当吕涵他们再次见到剑非完全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的时候,还是李越保持十分冷静平常的状态邀请着剑非衡泪。

    这两人一个实力可以与黑骨魔主并驾齐驱,一个则是众人求而不得的镇魔妻。

    虽然佑川基地众人在这一次意外中更是看到了传说中镇魔妻的力量,可是也因为这一次剑非给众人的震慑让大家明白他们想要强夺镇魔妻的不切实际。

    就算人人都想得到镇魔妻这实力霸道的保命符,可是一个衡泪一把龙皇阙。

    就算此时只有剑非和衡泪两人而已,面对这两人时吕涵甚至严克勤他们都是小心翼翼,完全不似曾经对剑非轻忽鄙夷的模样。

    “请”

    李越伸出手十分客气的和剑非还有衡泪示意。

    而蓝宙他们目光虽然都忍不住的在剑非身上打量,但同样也都保持着最基本的礼仪和李越一起为二人带路。

    剑非和佑川这些人也不算一点没有认识。

    所以被如此邀请的时候,剑非自然也没有摆谱只是按部就班的跟着李越他们朝着佑川大后方而去。

    一片狼藉的外城围墙需要大量的人手去修复。

    如今剑非还在的时候,佑川周围的那些怪物都不敢出现所以佑川人民也是抓紧了机会修复破损的城墙。

    而对剑非如今完全不似过去的章平山虽然也为自己当时的看走眼而追悔莫及。

    可是好在当初他们对剑非也不算是完全刻薄待遇,而这一切还要感谢李越一直都把剑非保护的很好

    否则的话,就照着佑川基地这些大家族乱七八糟的暗流汹涌。

    只怕黑骨魔主还没来,剑非先狂化了

    坐在华丽的办公室里,章平山抵着他那象征性的手杖朝着剑非还有衡泪走来。

    看到剑非双眼蒙着黑布,章平山皱皱眉头不知剑非这是怎么了?

    “这是怎么?眼睛受伤了?”

    章平山忍不住伸手去扶剑非,对剑非的情况很是关照的模样,剑非却摆摆手笑着回答。

    “之前受了刺激,眼睛有些后遗症而已。过段日子应该就会好了”

    说着话,剑非不着痕迹的推开了章老爷子想要扶来的手。

    而衡泪则始终都一言不发的贴在剑非身边,小心翼翼的将剑非护在自己的手下。

    “哎眼睛看不见还是很受罪的,快来坐下吧。”

    和剑非说话的时候,章老爷子自然也发觉了剑非与身后衡泪密切的关系。

    一屋子佑川最有权力的人落座之后,作为救佑川于水火的恩人剑非这一次则是以真正客人的身份坐在章老爷子的身边。

    而其他的人,全部都坐在下座看着基地领导人和剑非十分平常的拉家常一般

    心中也不由的钦佩自家领导人,竟然能够与他们当初并不怎么待见的‘小人物’还有如此多的交集。

    而实际上,章平山当初会和剑非聊的来也是因为章平山一眼就看出了剑非手中龙皇阙的不凡。因此才会结交下这么一段缘分。

    结果世事变迁犹如风云变幻一般,前几日他们还瞧不上眼的人物如今却成了救了他们所有人的镇魔妻。

    虽然很多人想破了脑袋都没能想到,他们以为会是一具可怕女干尸的镇魔妻居然会是一个相貌清秀的年轻人。

    但是也不得不说,作为镇魔妻剑非将自己的身份实在是掩藏的太好。

    以至于到了最后,所有人也都是想破了脑袋才敢确定剑非就是他们要寻找的镇魔妻

    此时剑非已经不是那个发狂的魔头,而衡泪冷着脸守着剑非也俨然一副油盐不进的冷酷模样。

    “老爷子咱们这一次也算是过命的交情了。在这一次冒着危险前来时李越曾答应了我一些条件,我想您应该心里也都有数吧?”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