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85.第85章【魔胎四】

85.第85章【魔胎四】

    第章

    “”

    闻言, 衡泪看向了说话的人。

    那人正是佑川基地数一数二的高手, 也是如今佑川第一大家族的家主荣慕城。

    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年纪, 气质谈吐绝非常人能够比拟。

    荣慕城举起手中的酒杯朝衡泪敬了一下, 衡泪自然也没有推辞拿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听说荣慕城说是自己的旧识, 衡泪皱皱眉头过了一边脑子也没想起自己曾见过这位荣家家主。

    “看你这愁眉紧锁的模样,显然是对我没有影响了这也不奇怪。我见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几岁的小孩子。这都过了十几年了你记不得我也很正常。

    不过我对衡龙宇前辈还有你们家四个孩子印象深刻呢”

    “是我家一共姐弟四个。”

    衡泪点点头, 显然对荣慕城这位故人有了点兴趣。

    而荣慕城见衡泪看向了自己, 似乎也总算不像之前如冰山般耸然不动。

    “呵呵犹记得我还年幼的时候, 令尊英豪仁义的大名可是天下皆知。各大基地争相邀请令尊,抢破了头却还是没有一家大基地得到令尊的青眼。

    如今再来看你们姐弟几个, 虽然我对崐山不怎么熟悉。不过你大姐衡落的智计也听说过一些。”

    “嗯大姐是很强。”

    衡泪点点头, 表示对方说的也都是实话。

    而坐在衡泪边上的剑非听到衡泪难得还能和人说上话,也不免被吸引了注意力。

    “不过, 我似乎也听说你们姐弟四个如今只剩下姐弟三人相依为命了?”

    “是。”

    说起衡家第四个孩子,虽然剑非也听鹿爷大姐他们提起过。

    说衡泪除了衡伤还有一个弟弟,可是据说这个弟弟很小的时候就被送了人

    所以关于衡泪的这个四弟剑非知道的也不多。

    如今在佑川这晚宴的场合, 突然有人提及剑非心中隐隐觉得章老爷子必定还有后手。

    可是都到了此刻, 剑非也还是猜不出这些人弯弯绕绕的说话到底想说什么。

    “嗯那如今你们和衡家老四分开,却一点联系也没有了吗?”

    “当年老四被送走的时候, 我和大姐都不曾在家。所以不知道如今他的消息。”

    衡泪看着荣慕城的眼睛, 却显然是很严肃的在说他当初不知道自己弟弟下落的事实。

    “衡泪”

    剑非听到衡泪这样说, 心里似乎也明白了一些。

    虽然他好像从来没有主动提起过自家四弟的事情, 但其实衡泪心中一直都将四弟放在心里。

    “嗯所以当年你们四弟被送走, 令尊也没有告诉你们衡家老四是被送往何处了是吗?”

    荣慕城像是知道一些内情,于是低声反问衡泪。

    衡泪也不避讳,毕竟四弟这些年来就像是始终横在衡家三姐弟心中的一根刺。

    “是大姐也曾多次询问过父亲四弟到底被送给谁?可是父亲却一直不肯告诉我们。”

    衡泪说完,荣慕城却皱起了眉头叹了口气。

    “那你还能记得你们四弟当年被送走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只记得我和大姐被家人接回来以后,母亲就病逝了。然后父亲只告诉我们四弟被送走了让我们不要多问其他什么也没说”

    听到衡泪如此解释,荣慕城和章平山互看一眼点点头。

    “其实当年衡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知道的也不算很清楚。只是正好当年我父亲需要去崐山运送一些东西。家父回来之后,我曾听他感叹过几句天道不公什么的。

    我那时候也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好奇问过一些。不过听到的也就是类似崐山基地,手段卑劣之类一些断断续续的词句。至于我这些记忆到底和你家弟弟下落有没有关系我也不敢太确定。”

    荣慕城若有所指的买个关子,显然是故意要叼衡泪和剑非胃口。

    听到荣慕城这样说,衡泪就不再出声。

    反倒是坐在衡泪身边的剑非有些着急的扯了扯衡泪的手

    “你真的一点不知道四弟的下落么?”

    剑非皱着眉头,脸上是明显忧心的表情询问身边的衡泪。

    衡泪虽然不知道章平山他们到底打算说什么,可是显然这时候突然提起自己的家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而回想当年父亲满脸沉郁的样子让他们不许询问弟弟的事情,衡泪也明白荣慕城显然知道一些当年的内情。

    可是这时候如果开口询问当年的事情,也并不能确定就绝对够找到四弟。

    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了他们和四弟互相没有一点消息。

    衡泪也只能记得他家四弟从小就是个性格内敛的孩子。和有些任性娇气的衡伤比起来还更加的柔弱怯懦

    小时候大姐也总是爱笑,常常在外找到的好吃的东西都会给他三兄弟一人一个。

    爱笑而且性格烂漫的大姐,有些任性但是活泼的三弟,以及那个总是羞答答跟在自己身后的四弟

    衡家四个孩子,似乎只有衡泪一个人从小就是个不苟言笑的闷葫芦个性。

    然后长大了也还是那副油盐不进的木头模样

    剑非见自己催促衡泪,衡泪也不搭话就有些着急。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和佑川的关系实在是很微妙。

    剑非又不似大姐衡落那般心思七窍玲珑的,能够识破佑川这些人的计谋。

    所以焦急之下想要为衡泪询问荣慕城有关衡家第四个孩子的事情。

    但是剑非转过脸还没来的及开口,倒是衡泪握住了剑非的手阻止了剑非想要追问心。

    “”

    饭桌上顿时一片尴尬的沉默。

    原本荣慕城他们认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剑非和衡泪怎么也该上套了。

    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当章平山等着衡泪追问他们当年的事情时。

    场面居然直接陷入了冰点,居然没有一个人出声了

    就这么足足冷了好几分钟的。蠹叶寂Π涯抗饧性谡庖蛔雷拥募央壬。

    于是就这么之前还火热的气氛瞬间消散,在场的都是心思剔透的一群人。

    一直放任这僵硬的冷空气不管,好好一次晚宴最后只怕也要不欢而散了。

    章平山见衡泪也不搭腔了,于是只好又重新起了话头聊起了衡泪父亲当年的种种事迹。

    虽然在这几十年间,各大基地也不乏高手。但是叹气衡泪的父亲当年,也算是特立独行的顶尖高手。

    虽然真要说起来的话,壮年的衡龙宇和如今的衡泪比起来还略逊一筹。

    可是比照衡泪如今能够和黑骨魔主一战的实力。

    几十年前衡龙宇能够达到七段顶峰,那也绝对能够在当时各大基地被排入前三的了。

    推杯换盏,宴饮欢谈。

    一顿饭吃了也不过一个多小时,剑非和衡泪被章平山送出来时候却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似得。

    就算是衡泪和黑骨魔主大战,给龙皇阙开灵的时候剑非都没有和章平山他们吃一顿饭来的紧张。

    最终总算是小心谨慎的应对着这些佑川高层们,才没把自己给套进去。

    剑非和衡泪与章平山分别后,两人都不由陷入沉默互相叹了口气

    果然,没有大姐在。

    就凭他们两人实在是玩不过这群人精。

    虽然剑非和衡泪还在为自己这番小心谨慎而感到疲惫,章平山转身回去却是又拍手又跺脚,没想到剑非和衡泪两个人仿佛铜墙铁壁似的一点缝隙都没给他们留

    “不行!不能让他们走!明天就算用强的也不能让他们走!”

    拍着桌子的章平山显然是不甘心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镇魔妻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佑川。

    可是就算章平山再怎么不甘心,剑非这位镇魔妻可不仅长着两条能走的腿,身后还跟着一个比佑川任何人都强的超段武者。

    “老爷子你为什么对镇魔妻这么执着?佑川难道没有镇魔妻就不是佑川了吗?”

    一路上都因为自家老爷子要去坑剑非他们,李越都不愿意参与他们所谓的宴请和会议。

    而知道了章平山没能成功说服二人之后,蓝宙严克勤等人完全不敢这时候去办公室找章老爷子的晦气,李越却是一点不避讳的直接走进了章平山的办公室一点不顾及的戳穿了自家老爷子的心思。

    “你给我滚!你懂个屁!那可是能够镇压十方邪祟的镇魔妻!多少人争红了眼想要他?佑川如今虽然是大基地,可是在八大基地中仍然算不上是第一。”

    “”

    闻言,衡泪看向了说话的人。

    那人正是佑川基地数一数二的高手,也是如今佑川第一大家族的家主荣慕城。

    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年纪,气质谈吐绝非常人能够比拟。

    荣慕城举起手中的酒杯朝衡泪敬了一下,衡泪自然也没有推辞拿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

    听说荣慕城说是自己的旧识,衡泪皱皱眉头过了一边脑子也没想起自己曾见过这位荣家家主。

    “看你这愁眉紧锁的模样,显然是对我没有影响了这也不奇怪。我见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几岁的小孩子。这都过了十几年了你记不得我也很正常。

    不过我对衡龙宇前辈还有你们家四个孩子印象深刻呢”

    “是我家一共姐弟四个。”

    衡泪点点头,显然对荣慕城这位故人有了点兴趣。

    而荣慕城见衡泪看向了自己,似乎也总算不像之前如冰山般耸然不动。

    “呵呵犹记得我还年幼的时候,令尊英豪仁义的大名可是天下皆知。各大基地争相邀请令尊,抢破了头却还是没有一家大基地得到令尊的青眼。

    如今再来看你们姐弟几个,虽然我对崐山不怎么熟悉。不过你大姐衡落的智计也听说过一些。”

    “嗯大姐是很强。”

    衡泪点点头,表示对方说的也都是实话。

    而坐在衡泪边上的剑非听到衡泪难得还能和人说上话,也不免被吸引了注意力。

    “不过,我似乎也听说你们姐弟四个如今只剩下姐弟三人相依为命了?”

    “是。”

    说起衡家第四个孩子,虽然剑非也听鹿爷大姐他们提起过。

    说衡泪除了衡伤还有一个弟弟,可是据说这个弟弟很小的时候就被送了人

    所以关于衡泪的这个四弟剑非知道的也不多。

    如今在佑川这晚宴的场合,突然有人提及剑非心中隐隐觉得章老爷子必定还有后手。

    可是都到了此刻,剑非也还是猜不出这些人弯弯绕绕的说话到底想说什么。

    “嗯那如今你们和衡家老四分开,却一点联系也没有了吗?”

    “当年老四被送走的时候,我和大姐都不曾在家。所以不知道如今他的消息。”

    衡泪看着荣慕城的眼睛,却显然是很严肃的在说他当初不知道自己弟弟下落的事实。

    “衡泪”

    剑非听到衡泪这样说,心里似乎也明白了一些。

    虽然他好像从来没有主动提起过自家四弟的事情,但其实衡泪心中一直都将四弟放在心里。

    “嗯所以当年你们四弟被送走,令尊也没有告诉你们衡家老四是被送往何处了是吗?”

    荣慕城像是知道一些内情,于是低声反问衡泪。

    衡泪也不避讳,毕竟四弟这些年来就像是始终横在衡家三姐弟心中的一根刺。

    “是大姐也曾多次询问过父亲四弟到底被送给谁?可是父亲却一直不肯告诉我们。”

    衡泪说完,荣慕城却皱起了眉头叹了口气。

    “那你还能记得你们四弟当年被送走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只记得我和大姐被家人接回来以后,母亲就病逝了。然后父亲只告诉我们四弟被送走了让我们不要多问其他什么也没说”

    听到衡泪如此解释,荣慕城和章平山互看一眼点点头。

    “其实当年衡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知道的也不算很清楚。只是正好当年我父亲需要去崐山运送一些东西。家父回来之后,我曾听他感叹过几句天道不公什么的。

    我那时候也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好奇问过一些。不过听到的也就是类似崐山基地,手段卑劣之类一些断断续续的词句。至于我这些记忆到底和你家弟弟下落有没有关系我也不敢太确定。”

    荣慕城若有所指的买个关子,显然是故意要叼衡泪和剑非胃口。

    听到荣慕城这样说,衡泪就不再出声。

    反倒是坐在衡泪身边的剑非有些着急的扯了扯衡泪的手

    “其实当年衡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知道的也不算很清楚。只是正好当年我父亲需要去崐山运送一些东西。家父回来之后,我曾听他感叹过几句天道不公什么的。

    我那时候也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好奇问过一些。不过听到的也就是类似崐山基地,手段卑劣之类一些断断续续的词句。至于我这些记忆到底和你家弟弟下落有没有关系我也不敢太确定。”

    荣慕城若有所指的买个关子,显然是故意要叼衡泪和剑非胃口。

    听到荣慕城这样说,衡泪就不再出声。

    反倒是坐在衡泪身边的剑非有些着急的扯了扯衡泪的手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