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86.第86章【仙居一】

86.第86章【仙居一】

    第章

    深夜十分, 坐落在佑川最繁华地段的一栋别墅还亮着温暖的光。

    安静的院落里偶尔晚风习习, 撩动了一汪原本平静的池水。

    剑非和衡泪与李越相对坐在沙发对面。

    对于李越晚上专门来说的事,剑非和衡泪算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虽然我是佑川的人不该和你说这些话, 可是我们相识一场也算是过命的交情剑非, 这一次你和衡泪回去了。就当做没有听过我说这些行吗?”

    李越双手交握在一起,满脸为难的模样。

    其实对于李越会来给他们通风报信,剑非心里也是很惊讶的。

    毕竟李越是佑川基地的人, 而且还是佑川领导人十分看重的一个。

    虽然剑非和衡泪回来帮佑川对付黑骨魔主, 的确也有李越再三恳求的缘故。

    但是早在了解了佑川高层们的真面目之后,剑非其实也没有对佑川的作为抱多大的期望。

    结果反倒是李越,居然意外的来提醒他们早些离开佑川。

    “我们家老爷子叱咤风云了一辈子,和其他大基地争了一辈子。对别的事儿其实也没这么看不开。唯独对镇魔妻这三个字怎么都想不明白。

    我也只是个晚辈,和佑川很多大局都挨不上边。有些话有些事情我也插不上手, 不过你们是我请回来的也没道理你们帮了佑川我还要眼看着你们被为难。老爷子对你们存了些自私的念头所以还特地去查了有关你们的身世。

    我搞不懂严克勤他们那些弯弯绕, 说话也不喜欢拐弯抹角的。

    衡泪, 你真的对你们家当年的事儿什么都不知道吗?”

    李越看着对面的衡泪,他不是个喜欢玩心计的人所以也不会像荣慕城他们和衡泪讲话的时候还旁敲侧击的。

    衡泪对着李越点点头嗯了一声。

    “当年的事情父亲不许我们问,家里的老人大多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嗯那我就明白了。那你如今还是想要打探你四弟的消息吗?”

    “如果有一点可能,我和衡家的人都希望能够得到四弟的消息。”

    衡泪话说的严肃,李越也点点头表示理解。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算太多, 只是今天老爷子和荣慕城他们聊天的时候。我听见了几个基地的名字似乎和你们今天聊的事件有关系。听说你们衡家有一对刀剑叫做落泪伤魂。你们四姐弟的名字应该也是按这对刀剑排序的。

    这么推算,你四弟原本的名字应该是叫做衡魂吧?”

    “是我四弟的小名叫阿魂。”

    “我听荣慕城说, 你四弟当年被送走的时候好像是被当做义子给送走的。所以现在应该不姓衡了至于名字有没有换, 我没听到荣慕城说。但是如果你真的很想要找你弟弟的话, 绵河基地,秦山基地,还有烨山基地你们可以试着留心。”

    李越所知道的消息也就这些,虽然听起来好像还是太过笼统了。

    但是其实,就只是这些消息也给衡泪了很多启发。

    “谢谢。”

    “没什么,我也不确定这些消息对你们一定有用。不过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你们带的那几个小孩子我已经事先送出去了。另外我还给你们安排了一辆车。到时候我的人会把你们送到猎物沟哪里。

    你们离开了佑川,以后如果没有万全的准备还是远离佑川吧。至于答应你们的两万金属币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一定送上门却给你挑”

    李越和剑非嘱咐着也承诺着。

    听到李越什么事都为他们想好,剑非也很感动的点点头

    “以后,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我们能够帮忙的,也会尽力相帮。”

    剑非也不是个会玩心计的人,李越与剑非直来直去,剑非对李越也是有什么说什么。

    该讲的话都讲完了,剑非和衡泪将李越送到了门口。

    临走的时候,李越转过身看着剑非眼底是说不出的感激

    “剑非当时谢谢你点醒我。”

    弯弯的月牙挂在半空,像是一弯温情的笑。

    “没什么的”

    剑非伸出手触到李越的胳膊轻轻拍了拍

    看着如今已经安然无恙的剑非和衡泪站在一起,李越也终于放开心里最后那点纠结脸上满是晴朗。

    目送着李越的身影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之中,剑非和衡泪靠在一起良久无言。

    按照李越的安排,剑非和衡泪两人在深夜十分收拾好自己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搭上李越专门为他们安排的车辆,一路烟尘他们就彻底和这个繁华但是也荆棘丛生的佑川挥手告别。

    几个对剑非和衡泪都无比敬仰憧憬的小孩子,在见到了剑非和衡泪的时候也都忍不住喜笑颜开。

    “大人!我就知道你们不会扔下我们的。”

    领头的那个小孩和剑非还有衡泪分开的这段日子心中其实充满了忐忑。

    一开始的时候担心衡泪会打不过那个大怪物,后来有害怕他们会被两人给遗忘。

    结果没想到,当他们被李越安排上了一辆装甲车。

    几个小孩都以为自己会被带出基地处死的时候,他们心头的恐惧与见到剑非的惊喜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原本还以为自己在生死边缘上游走着,结果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够再一次见到剑非和衡泪。

    小孩子不管再怎么早熟,也永远都是渴望着大人呵护与保护的。

    当双眼失明的剑非,被几个认识也不算久的小孩子扑上来抱住的时候,剑非虽然也有些惊讶可是感觉到了孩子们抱着自己的手犹如抓着唯一的救命稻草般惊喜而谨小慎微时。

    剑非只是无言的摸摸几个小孩子的脑袋,并没有像其他的大人那样会把这些得意忘形的小孩厌恶的推开。

    “对对对不起我们我们太高兴了”

    说话的小孩在几个孩子中还稍微大一些,剑非听到孩子有些诚惶诚恐的也忍不住的心软。

    “没关系走吧,你们跟着我们以后的路还有的走呢。”

    剑非笑说着,几个孩子也感觉到剑非没有生气都互相看看然后忍不住松了口气。

    对于剑非和几个孩子相处的情况,衡泪只是安静的站在一边也并不多说什么。

    人的缘分毕竟还是奇妙的。

    这些小孩能够遇见他们,也说不定是和衡家有缘。

    就这么剑非衡泪带着龙皇阙魔胎还有几个小孩子回到了封魔山。

    佑川距离封魔山的路程并不算近,即便有李越派车送了两人一段距离,但是他们踏入封魔山也在一周之后了。

    而早在封魔山山心等待剑非与衡泪多日的衡落带领着手下一众人,将原本只露出了冰山一角的仙人故居开拓出了十分可观的面积。

    青山秀水的封魔山,就像衡落曾经猜测的那样拥有太多太多的秘密。

    虽然之前经历的一切如今想起还是让人心惊胆战,可是也因为之前的种种。

    衡家才有机会看到封魔山别有洞天的仙境。

    “大姐咱们在这里都折腾这么长时间了。二哥说是去接二嫂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回来。俊

    因为仙居意外现世,拥有了绝佳庇护所的衡家人如今虽然没有镇魔妻。可是凭借这变化多端奇异莫测的地势,却并没有如剑非想象中那样怪物的侵袭没日没夜的提心吊胆。

    相反的,十分懂得利用资源的衡落在衡泪还没走之前,就已经安排衡家的人布置了不少巧妙的陷阱。

    住在仙居里的衡家人,端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再加上没了最麻烦的黑骨魔主窥伺,同时又可以在如此美好的居住地安身。

    衡家乍看上去像是恢复了过去的日常生活一般,在这个深不可测的世界等待着还未归来的剑非衡泪。

    “你要是实在很无聊的话,就多和衡翎儿他们练练手。那些孩子年纪大多都比你小。如今过了这么一劫,他们年纪最小的实力都能和你相当你不感觉丢脸吗?”

    一边的衡落正对着桌上的地图钻研的起劲儿,听见身边衡伤一会儿一句二哥一会儿一句二嫂,衡落难免有些头大的说教衡伤。然而听到了衡落这样数落自己,衡伤却坐在屋里的千年古木上晃荡着腿对自家大姐的话不以为然。

    “衡翎儿他们本来就聪明。恐安皇且惨恢倍急欢缰氐憬痰嫉拿从卸缒敲淳闹傅妓,再不比我厉害的话岂不是把二哥的脸都丢光了。俊

    闻言,衡落额头青筋突突直跳。

    “你自己不上进就不上进,还找这么多借口。是不是你二哥不在,现在我也管不住你了?”

    看似冷酷的大姐其实以前都是很疼衡家小孩的。

    衡伤还记得自己特别小的时候,常:湍歉鲂愿裼行┬咔拥牡艿芏源蠼闳鼋。

    大姐没有经历过被崐山那些家族逼迫的事情之前,脾气其实都特别好。所以小时候衡伤也是被大姐捧在手心里宠的,才总是任性又不听话。

    可是后来衡伤他们被逼着去封魔山争夺镇魔妻,回来之后的衡伤才像是变了个人似得。没有了过去的骄纵任性,对衡落衡泪也是言听计从。

    尤其后来衡落也的确没给过衡伤什么好脸,所以才导致衡伤更是畏惧一家之主的衡落。

    但是最近这段日子,因为大家又一次死里逃生。

    衡落自从睁开眼之后,对衡家其他人尤其是衡伤转变的十分明显。

    甚至衡伤胳膊骨折的那段时候,都是衡落百般温和的照顾衡伤。

    衡伤从自家大姐当上家主之后,有多少年没有过小时候被大姐捧在手里疼的感觉了?

    虽然这一次,大家劫后余生都有种恍如隔世的不真实感。

    不过也因为这种感觉,让衡伤衡落都更加的珍惜活着的时光与身边的人。

    而衡伤终于也不再一味的怯懦胆。娑韵衷谡飧雒髅髂谛暮芪氯岬拇蠼闳椿挂首餮侠鞯暮饴。

    衡伤自然也会像小时候放开了心和自家老姐顶几句嘴。

    而对于衡落出言训斥衡伤,虽然衡伤看上去好像不服管教似得。

    但其实心中却已经明白自家的大姐对自己从来没有一刻是轻忽和看不起的。

    大姐小时候疼他们几个,现在也是一样的。

    桌上亮着的油灯将整个素雅的房间衬托的更加古朴浪漫。

    完全古典的房间陈设,搭配着从悬窗外伸展来的树干枝桠。本身还有些阴森的房间里,因为这淡黄的灯光与青翠的树桠却显得无比温馨起来。

    而衡伤此时和衡落一高一低,一个站在屋内的红木圆桌前仔细端详图纸,一个坐在高高的树干上望着树下的人一派悠闲。

    “叩叩”

    有人敲响了这温馨小屋的门,衡落和衡伤都不由抬起了头。

    “家主是我,衡翎儿。”

    听见衡翎儿的声音,衡落说了一声进来。

    吱呀一声,对开的镂空木门就应声打开。

    看着一身精干的衡翎儿手中还提着剑,衡落也并不急着问怎么了。

    而衡翎儿不急不忙的朝着衡落走进了几步,仰头却看见了那个坐在树干上偷懒的衡伤

    “咳咳咳那个需要我出去吗?”

    衡伤自己也知道他在家主忙的时候打扰是不应该,所以这时候有外人来了,衡伤说着话就只能纵身跳了下来。

    那枝叶葱郁的树冠禁不住这么一抖,发出簌簌的声响落下不少叶子来。

    衡落转脸看着满头落叶的衡伤无语的瞪了衡伤一眼也不说话。

    而衡伤看看自家大姐黑着个脸,然后又看看最近这个进步巨大的衡翎儿,朝着衡翎儿眨眨眼一闪身就没影了

    看着衡伤离开的方向,衡落摇摇头无奈的叹口气。

    “家主又发现了一处封界碑您过去看看吗?”

    听说又发现了一处封界碑,衡落有点意外的看看衡翎儿然后沉思了一会儿。

    “和之前的封界碑都一样?”

    “都一样,四周都布置着机关。”

    “嗯,那就算了。回头让鹿爷他们把图纸画好送过来。”

    “是。”

    衡翎儿听着衡落的吩咐微微的颔首就转身出去了。

    而顿时只剩自己一个人的房间,虽然安静却也让衡落难免有些怅然若失。

    环顾四周典雅的陈设,衡落放下了手里的量尺还有笔走出了房间。

    站在悬空在山壁之上的仙居中,四周铺平的地板却没有一点多余的防护。

    一眼望去,各种依附着险峻峭壁生长的参天巨树。

    还有很多隐藏在巨树之中的琳琅房舍。

    而就是这些巨树和墙壁相互组合的奇妙世界,往前在走两步就是一眼望不到底的黑暗深渊

    宽阔的视野,四周偶尔就能听见衡家人或行走或呼喊的声音。

    可是侧耳去听,声音经过山壁来回的融合却完全不知发出声音的人在哪儿?

    在发现这个地下世界的时候,衡落就花了不少功夫打探摸索。

    但是古人造舍的奇巧手段还有那些后人完全不能理解的机关奇巧,却让衡落也忍不住一边感叹一边发愁。

    满眼的葱郁就着满眼的光影斑驳

    回想起不就之前衡伤还在自己耳边叨念着衡泪剑非怎么还不回来。

    衡落也忍不住想起当日他诓骗剑非和衡泪离开封魔山心的事情。

    一晃眼又两三个月过去了

    冬去春来,秋深夏长

    烈日还在天际灼灼燃烧着,不知不觉的秋天竟然马上就要来了

    而此时,被衡伤日日念叨个不停的衡泪与剑非却不知又走到了哪里?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