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91.第91章【拜师一】

91.第91章【拜师一】

    第章

    游龙寻阙的刀身, 血红锐利的刀刃,还有纹路细致的刀柄。

    如此精细可又不失霸道的兵器,新的几乎能够刺痛人的眼睛。

    如果不是龙皇阙那已经足够明显的霸气一下子就震慑住众人的话,只怕衡家众人都不敢相信就是这样一柄看起来新鲜锋利的大刀,在没有开灵之前还是陈旧驽钝的模样。

    龙皇阙出鞘除了让烨远他们眼前一亮之外,也让一边的衡落大为意外。

    虽然当初也听鹿爷他们说过剑非打造龙皇阙之时的不易,但是要将一把还没有几个月的新刀和已经不知多少年的上古凶兵相比衡落也曾怀疑过龙皇阙到底有没有剑非说的那么霸道。

    但是当龙皇阙出鞘的瞬间, 这些疑虑就全部被打消了。一直以来都安静的宝刀此时面对足够强悍的对手时, 才真正被激发出了它不同凡响的威力。

    这样的刀, 就算和烨山基地的凤梧剑,柳稍落等等兵器摆在一起也绝不会被比下去。

    毕竟这把刀看上去要比凤梧剑厉害多了。

    剑非看着衡泪提着剑心中也对那还在封馆中的麒麟夺十分好奇。

    当烨远他们解开了黑色箱子的几道大锁之后,蓝黑色的麒麟夺与红白色的龙皇阙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

    看着麒麟夺那暗沉粗糙的剑身, 还有那隐约聚散迷离的剑气。

    两把不世神兵强强碰撞,脾气沉稳霸道的龙皇阙也瞬间就闪过淡红色的杀气来

    “嗯, 大姐。龙皇阙能够压制的住麒麟夺的戾气。”

    剑非看到眼下的情况,心中已经明了。

    走到了衡落的身边和衡落小声的说着,衡落也点点头。

    在确定了龙皇阙能够压制的住魔剑麒麟夺之后,衡落放下心让衡泪将麒麟夺直接提了起来。

    看着衡泪在接受到衡落命令后,一点没有犹疑的直接拿起麒麟夺烨山基地的一众高手都忍不住紧张的咽下口水。只怕这凶戾的魔剑会对衡泪都造成影响。

    然而没有, 拿着龙皇阙与麒麟夺的衡泪就像是拿着普通的刀剑一般一点没有吃力的表现。

    将这一刀一剑相互交叉, 刀刃碰撞着剑刃。

    霎时之间,龙皇阙就和麒麟夺碰撞出了红蓝色的火星来。

    剑非看着神兵之间的较量也觉得的很有趣。

    毕竟一路上衡泪拿着龙皇阙, 沉寂的简直都不像是一把神兵的龙皇阙一度让剑非都怀疑开了灵的神兵是不是都会有什么疲乏期。

    但其实仔细想想, 兵器兵器原本就是高手用来较量切磋的东西。

    越是有灵性的兵器, 自然也越需要好的主人和旗鼓相当的对手。

    衡泪不需要动用龙皇阙的时候,都是惯用他身后的黑色大剑。但是现在有了龙皇阙却不经常使用,也难怪剑非亲手打造的神刀会陷入让剑非自我怀疑的沉寂之中。

    看着衡泪带着两把夺人眼球的刀剑,烨远他们心中也都是说不出的羡慕。

    不过尽管有些羡慕这样威风的衡泪,看到魔剑能够有合适的人保管烨远他们也总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

    “衡家姐姐,答应您的事情月心就算是拼死也会履行诺言的。这份飞讯弹我们收下了,如果我们平安回到了烨山一定会尽快把您要的东西亲自给送到封魔山来。”

    如果是一开始月心对封魔山的印象还很差很差的话,那么现如今和衡落他们经历生死劫难之后。月心这样少见单纯的人,却不由因为封魔山有衡家这样一群人而对封魔山产生了好感。

    所以在其他人都恨不得离开了封魔山就再也不回来的时候,月心却敢朝着衡落抱拳说她会亲自把许诺的东西送来。

    衡落对月心也难得有个好印象所以在解决了一桩麻烦事后,对这个单纯的假小子点点头回以一个浅笑。

    而头一次见到衡落这位绝美但是也绝冷的家主对自己微笑,月心那一下子都忍不住的看呆了。

    直到衡落收起了一闪而过的笑容,看着烨远淡淡说了一句不送。

    月心才缓过神来红着脸蛋看向了一边的烨远。

    “烨远哥哥是我眼花了吗?刚刚,衡家姐姐好像对我笑了”

    烨远瞧着月心这傻姑娘被衡落一个微笑就刺激的激动不已心中难免有点吃味。于是本该解决了麻烦放松心情的时候,烨远却酸溜溜的看着月心说“是你眼花了衡落怎么会对人笑呢?”

    结果烨远正说着话,侧头去看衡落时却发觉这个对外人冷若冰霜的衡家家主正对着身边那位叫剑非的炼兵师笑的一脸柔和。

    “那个走吧走吧。还留在人衡家地盘等着人揍我们呐?”

    心里醋溜溜的烨远没注意间拉了月心的手,让月心经不住彻底的红了脸。

    看着烨远他们要离开了,衡伤和衡落交换个眼神朝着烨远他们走过去。

    “咳咳那个,前面还有一段路挺不好走的。我和衡家好手送送你们吧?”

    虽然衡落对烨远他们冷言冷语,但是衡伤这个看起来楞头楞脑弟弟却对烨山基地的人还不赖。

    衡落和烨远他们谈条件的时候固然不可能摆出太好的脸色来,但是衡伤作为衡家不怎么管事的闲散少爷却能够和烨远他们表达友好。

    这样一来,烨山基地的这些高手也不至于被衡落太冷落了面子而坏了难得的交情。

    这边衡伤和云张他们将烨山基地的人带走,而剑非和衡落却并肩相识而笑心中都对刚刚的一场博弈心中有数。

    “大姐你真是厉害。如果我和衡泪有你这样的手腕,当初在佑川的时候就不至于和人说几句话都捉襟见肘了”

    听到剑非是真的赞赏自己,衡落也不和剑非遮掩什么只是淡淡对剑非笑着。

    “个人都有个人的本事罢了。有佑川基地那些人见识了龙皇阙的风姿,又有烨远他们一路回到烨山给你宣传只怕我们衡家的大炼兵师才真是要叫各方基地的领导人们觊觎了。”

    衡落一般调侃剑非一半也是真心褒扬剑非炼兵的本事。

    听到大姐这样厉害的人都这么夸自己,剑非也忍不住不好意思的摸摸脑袋。

    而站在一边的衡泪看着剑非和自家姐姐聊的融洽,似乎还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秘密。不自觉的衡泪微微皱着眉头拉过了一边的剑非的手。

    突然被衡泪这样拉住手,剑非忍不住惊了一下低头去看竟然真的是衡泪拉住了自己。剑非一时间羞囧的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居然吃醋的衡泪,却默默拉着剑非十指相扣然后自然而然的和剑非并肩目不斜视。

    心灵通透的衡落很快就注意到了自家弟弟和剑非的小动作。

    忍不住对着剑非笑的更开怀的衡落,一边摇摇头一边拍拍剑非的肩膀。

    “我这个弟弟说他不聪明吧,什么事情给他看都能一眼看个分明。说他聪明吧,偏偏一些显而易见的东西他却完全不能理解。你和他过日子也真是苦了你。”

    听到衡落这么说,剑非更是如同一只被煮熟的虾子一般。

    “不不不苦。”

    “哎呵呵呵好了,大姐也不打趣你们了。你和衡泪好好休息休息,晚上大姐再去找你吧。”

    看着红着脸都抬不起头的剑非,衡落都忍不住笑出声的安慰剑非。

    转过身离开之后,就剩下剑非和衡泪两人还拉着彼此。

    被衡泪意外的小动作弄得仿佛丢了心的剑非就这么和衡泪走到了他们第一次坦诚相见的那片桃花林。

    虽然桃花已经落。褪O禄狗鹤潘淼奈氯。

    可是在这个到处迷迷茫茫的地方,随着剑非悸动的心跳整个世界都像是陷入了初恋的心悸之中。

    剑非看着眼下的水波浮动,嘴巴里不知为什么有股说不出的甜味。

    当木头一般的衡泪都开始感觉到四周的空气好像变热的时候,剑非被衡泪拉着的那只手却不住的沁出汗珠。

    “唔?!”

    突然被衡泪托着下巴吻住的剑非瞪大了双眼看着闭着双眼的衡泪。

    原本就又惊又羞的剑非被这更加突然的刺激弄的忍不住就张开了嘴巴,好像心脏就要从嘴里跳出来似得。

    然而衡泪却顺势将剑非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然后转而搂住剑非的后背将剑非整个人都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衡泪吻着剑非吻的小心翼翼,仿佛重新找到了自己当初在佑川时当着众人的面亲吻剑非的那份坚定。

    衡泪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他对剑非的这种感情到底该叫什么?

    可是不论促使衡泪想要拥抱亲吻剑非的原因是什么?此刻的衡泪心中却很明白

    他非常非常的想要珍惜怀里的这个人。

    这样的心情或许可以追溯到他在封魔山战败无数高手,用自己的血向剑非献祭的时候。也或许是从剑非体内的魔种胁迫自己拥吻剑非的时候又或者是佑川那一回剑非险些熬不过去,他情不自禁轻轻触了剑非嘴唇的时候

    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衡泪记不起来了,自从剑非苏醒之后在他身边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像是一张巨大的网让他无法挣脱也不愿意挣脱。

    轻柔的温暖的吻渐渐的随着剑非的加入开始变得激烈起来。

    活了二十几年,想象过自己很多种未来的剑非却怎么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栽在衡泪这样一个比他还蠢钝的男人手里

    虽说在接受了自己镇魔妻的身份之后,剑非也算是放下了他过去那些普通人的坚持。

    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现在抱着的吻着的是个和他一样的男人,剑非心中却不免有种突破禁忌的刺激感。

    “啊衡泪”

    剑非呼吸有些短促的轻轻移开嘴唇叫着,衡泪努力的保持镇定睁开眼却看到了闭上双眼的剑非。

    衣服都被搓揉散乱的剑非在衡泪的怀里忍不住的喘息着。

    太过情不自禁的缠绵亲吻,如果不是剑非已经有点缺氧的叫了衡泪的名字

    衡泪觉得他下一刻或许就会彻底把剑非按在温泉边脱光

    “抱歉”

    衡泪搂着剑非坐在了温泉边的石头上。

    听到了衡泪努力克制的道歉,剑非脸上的潮红却还没褪去

    “衡泪”

    剑非闭着眼渐渐的放松了身体反手搂着衡泪的脖子。

    感觉剑非整个人靠在自己的怀里,衡泪心中是难以言喻的幸福感。

    两个人呆呆的坐在温泉边依偎着,听着周遭泉水汩汩和树叶沙沙的声响。

    像是被定格在了这一秒的时间一般,衡泪和剑非都非常享受此刻的宁静。

    唯有远远站在桃树林外看了全场的衡伤摸着下巴,很为他家二哥和二嫂没有上演他以为的那种激情场面而感到遗憾。

    摸摸的搓着下巴,衡伤眼睛转了又转左手锤下右手才总算是想通了一个重要问题

    “对哦二哥二嫂都是男人,男人和男人到底是怎么夫妻生活的。苦挪恍形乙ノ饰蚀蠼。”

    自言自语的衡伤刚离开了桃树林还没几步,就看到了剑非衡泪他们带回来的几个小毛头满脸纠结的朝着桃树林走来。

    想到衡泪和剑非还在桃树林里享受难得的二人世界,衡伤就当仁不让的朝着几个小孩子走了过去

    “你们几个怎么啦?是想去找剑非哥么?”

    “唔我我们想找剑非大人。”

    几个小孩子看着衡伤很实诚的就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而衡伤一听几个小孩真是去找剑非的,就有点头大的摸摸下巴。

    “可是剑非哥正有事儿,你们现在去会打扰他你们找剑非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还是刚来衡家不习惯?”

    衡伤矮下身子皱着眉和几个小孩询问。

    听到衡伤问他们是不是有什么不习惯的,几个小孩却诚惶诚恐的立刻摇头摆手。

    “不是的,我们被照顾的很好真的很谢谢家主大人还有衡泪大人剑非大人”

    衡伤看几个孩子这么懂事也不由有些意外,于是稍微放缓了口气看着几个孩子继续发问。

    “那你们来找剑非哥是怎么了?”

    “那个其实我们找剑非大人是是想要拜剑非大人当师父。”

    闻言衡伤忍不住惊讶了。

    “。磕忝羌父觯肯胍萁7歉缥Γ俊

    几个年纪都不过九岁十岁的小毛头,却想着要拜师

    “等等那你们拜的到底是什么师?剑非哥可不是武者”

    “嗯我们知道的。听翎儿哥哥他们说,剑非大人是非常厉害的炼兵师,所以我们想要给剑非大人当学徒。我们我们也想成为有用的人,以后能够帮衡泪大人剑非大人做事。”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