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98.第98章【绵河一】

98.第98章【绵河一】

    第章

    有剑非这个天然的屏蔽仪在, 两个大人带着孩子在怪物泛滥的末世却一路悠闲。

    累了的时候有上古神兵吞象轮做代步工具,遇到好看的风景将:夥旁谕滔舐掷锞湍芄桓惺苌胶庸謇。

    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走了一个多月,剑非和衡泪两人才终于来到了绵河基地的境内。

    “过了前面那个高高的瞭望台应该就是绵河基地的领域了。八大基地的发展都各有千秋, 佑川境内等级分明强者为尊。主要以军队和精英小队为主导。绵河基地内却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

    剑非将:夥旁谛±鹤永锟敉滔舐值耐庹, 和衡泪遥望着地平线的绵河基地忍不住感叹。

    衡泪身后斜斜背着一刀一剑想起大姐说起绵河基地的事情来。

    “绵河基地似乎是凡事以沐家为首的。八大基地中算是最平和的一个基地。”

    “嗯那这样和咱们封魔基地的还挺像的。”

    “嗯,大姐说要我们过来多采采风。我想也是会答应让我们过来帮忙的原因吧。每年到了天寒地冻的时候, 各地都会有丧尸潮。夹杂着各种大怪物, 想要平安的度过年关很不容易。最近几年的丧尸,怪物似乎比往年更加难缠。所以经常会听说大基地破灭的消息。”

    “这么一听,绵河这一次给各大基地甚至衡家都发了通告函。是不是也说明今年绵河基地的年关很危险?”

    “是。绵河基地遭遇的不只是普通丧尸潮。大姐走前说,今年绵河还没有入冬的时候就经历了几次怪物围攻, 暴风暴雨接连不断似乎是预示着有什么东西要来了,所以才会出悬赏要招各地高手助阵。”

    剑非听到衡泪这样说远远看着绵河基地的瞭望台沉默半晌。

    “那我们这一趟来绵河, 岂不是也会很危险吗?现在我体内的魔种也渐渐的趋于平和了,作为镇魔妻, 我能够震慑怪物的能力也非常不稳定”

    虽然有衡泪这位执刺人全心全意的爱护, 剑非慢慢的也能够控制体内的魔种。

    但是凡事有利就有有弊, 虽然剑非知道他体内的力量在关键时刻还是会爆发出小宇宙来, 但是面对一整个大基地都发愁的问题剑非心里的担忧是无可避免的。

    衡泪微微侧脸看着身边的剑非却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剑非的头顶。

    “我会保护好你的,别担心。”

    对于剑非即将踏入陌生地方的那份担心,衡泪也只是用肯定而低沉的声音向剑非做出承诺。

    听到这句话,剑非觉得和遇事冷静的衡泪相比果然他还是太容易被外界的事情影响了。好歹他们二人也是打败过黑骨魔主的存在, 就算绵河基地真的会遇见什么意外, 有衡泪带着两把神兵在侧, 谁有事剑非都不可能会有事。

    想清楚了自己如今拥有如此坚实的后盾,剑非在衡泪的安抚中总算放宽心胸回到吞象轮上逗弄:馊チ。

    而走在路上的衡泪则安静的继续朝着绵河基地前行。

    在总算是到达绵河基地境内的第一个驿站时,原本心情好不容易平和下来的剑非就被突然窜出来的几波人马吓的直接愣在当场。

    只见几批人马都狼狈不堪的从远处朝他们跑来,而追赶在这些人身后的却是几头血红色的巨大猎物者

    “衡泪追在最后的那些是七阶猎物者吗?”

    剑非忍不住有点紧张的看着那些凶残的怪物发问。衡泪在这令人紧张的场面里却只是淡淡嗯了一声回答了剑非的话。

    “卧槽!秦无应你们他妈疯了吗?都这种时候了,还和我们抢凝雪刀!”

    一个脸上沾染着血迹的壮汉不断催促着脚下的巫马兽,而显然和这个壮汉不是一拨的灰袍男却被一群人抬着一边指挥剩余的人攻击说话的大汉。

    “秦家千里追踪,为的不就是一把凝雪刀?赵宽,我看你还是乘早把刀扔过来吧。不然的话一会儿怪物追上来了我可不保证你还能有命把刀带走。”明明现在所有人都对身后穷追不舍的怪物头皮发麻,但是被人抬着走的秦无应却还是故作轻松的威胁别人。

    而夹在这两拨人中间的还有一群统一着装的武者。看着他们手中拿着各种精良的武器,剑非猜测这群人该是绵河基地出来的。

    三拨人马都对着一把落雪刀虎视眈眈,而剑非和衡泪却气定神闲的看着一群狂奔逃命的人。

    “喂!前面的人快跑。浚∶豢醇竺媸裁炊髀铮俊

    眼看着剑非衡泪就要和这群人正面相撞,但是看着那群发出惊人嚎叫的怪物衡泪站在剑非前面还是无动于衷,甚至一看就不是寻常人的衡泪连身后的两把刀剑都懒得碰一下。

    绵河基地沐家猎物队的人,还有秦无应全都看傻子似得眼神打量装备奇怪的剑非还有衡泪。

    眼见着好几只七阶猎物者就要朝他们杀过来,扛着秦无应的秦家下仆们满头大汗脚下却不敢有有点迟缓。

    而绵河基地一群统一穿浅蓝色短褂的高手们也都以为停在原地的剑非和衡泪是被这可怕的场面吓傻了,所以才一动不动。

    拿着落雪刀的大汉连回头都不敢一直拼命往前跑生怕被身后的猎物者那犀利的舌头给裹住。

    在生死存亡的危机面前,那大汉都不愿意将身后装着落雪刀的盒子扔掉。

    于是就再那些猎物者和逃亡的一群人距离越来越近的时候,被人抬着的秦无应却招招手让那些还在给大汉添乱的下人都回来了。然而那背着落雪刀的大汉还没有来得及稍微松口气,秦无应掏出一把七星弩就朝着大汉身下的巫马兽射去

    “啊——!”

    随着咻咻咻几声,大汉连人带刀全部都被摔下了马。

    也就是那不过转眼的时间,原本还有一段距离的猎物者居然瞬间就出现在了大汉的身后。看着大汉已然没有可能逃过这群猎物者,秦无应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

    “哼抢我们秦家东西,不自量力。”

    听见秦无应这番话,一群绵河基地的高手们也对这个秦家大少爷深感恐惧。虽然这世道,诸如此类睚眦必报心思狠辣的人并不算少。但是显然,能够在这种自己都来不及逃亡的时候还想着算计别人

    这个秦无应显然是绝不能招惹的类型。

    而被摔落在地的大汉转身手还没有触及到掉出盒子的落雪刀,然后唰的一声那边闪着耀眼银光的宝刀就被追了上来的七阶猎物者长舌卷走

    “咕唔”

    大汉转脸,忍不住咽下口水却看着近在咫尺的大怪物,舌头卷着落雪刀好似还在对这把刀好奇似的。

    就在大汉停顿之间,其他却已经跑到了高高的瞭望台处。

    而此时,剑非看着那些可怕的怪物直直朝着自己过来。第一次为自己镇魔妻的能力失效而感到有些紧张。

    “衡泪”

    剑非怀里抱着还满眼好奇的:,而衡泪听到剑非的叫自己的名字终于在秦无应他们都以为衡泪是被吓傻之前,慢慢抽出了自己的身后的龙皇阙,用其他人几乎看不清的速度眨眼就跑跳到了几只七阶猎物者中间

    看着衡泪的身后原本还忙着逃命的绵河猎物队以及秦无应他们全部都减缓了速度。

    而一个年级还比较小的绵河猎物队队员看着衡泪居然单枪匹马的就朝着猎物者冲过去,忍不住吐槽。

    “这人是疯了吧?那可是七阶猎物者,速度又快皮甲又硬他这是被吓疯了所以送上去主动给怪物加餐吗?”

    “沐冉不要胡说八道。”

    听见沐家这小少爷就在剑非不远处说这么难听的话,带队的胡宁忍不住呵斥沐冉。然而沐冉看到胡宁和自己板着脸,却对着坐在一辆奇怪车架上的剑非切了一声。眼神之中显然也是不以为意。

    结果这边秦无应他们都还觉得衡泪这番冲上去必定是有去无回时。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却发生了

    只见几只足有三米高的猎物者同时朝着衡泪射出舌头,而所有人包括绵河基地足有五段的胡宁都没能看清楚衡泪到底是怎么出的手,然后几只猎物者的长舌就被齐齐斩断惨叫不止。

    衡泪就站在还呆坐在地上的大汉面前。

    大汉本来还想着为了一把落雪刀,他今天就要命丧于此了。

    结果衡泪就像个神似的眨眼就出现在了他的不远处。而那个舌头上还卷着落雪刀的猎物者看到衡泪居然如此厉害,直接就朝着衡泪跳了过来,一弹舌那七阶猎物者的长舌就卷着落雪刀朝着衡泪头顶劈了下来。

    虽然之前衡泪能够斩断几只猎物者的舌头就够让人惊讶了。可是当那以刚硬著称的宝刀落雪眼看就要朝着衡泪落下来时,有些于心不忍的人已经提前捂住了眼睛

    然而

    “这这这怎么可能?!”

    距离最近的大汉当时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看着眼前的男人冷着一张脸,然后将落雪刀和那只七阶猎物者一起劈成两半的?

    只见衡泪手中提着一把显然要比落雪刀更为霸道的大刀。龙皇阙在衡泪的手中所展现的是最为完美的状态,脸黑骨魔主那几乎无坚不摧的外甲都能够击破。与上古神兵麒麟夺摆在一起都毫不逊色的神刀,砍杀一只看似凶残的七阶猎物者的的确确不能算是什么难事。

    所以大汉看着龙皇阙刀身之上那仿佛迎着光活起来的游龙,还有那红白相间的锋利刀刃

    大汉呆呆的张着嘴,都不知道自己已然被这太过神奇的一幕激的喊出了所有人的心里话。

    而手起刀落,不过花了短短十几秒就将剩余的几只猎物者全部斩与刀下。衡泪一脸淡然的将龙皇阙刀身上的血浆都震去才慢慢把龙皇阙归入了刀鞘。

    在场的所有人,除了始终安坐在吞象轮之上的剑非全部都呆若木鸡的看着衡泪。

    而衡泪解决掉几只猎物者之后,弯腰捡起了地上被砍成两段的落雪刀走到了还呆滞的大汉面前。

    “你的?”

    衡泪那十分低沉的嗓音听的人心里忍不住发紧。

    而面对衡泪的询问,一直保持着动作呆坐在地上的大汉却对着衡泪那张冷峻英挺的脸发呆,显然整个人都还在神游天外。

    “”

    而衡泪瞧着大汉也不回答自己的话,就只能将已经被砍断的落雪刀带回了剑非面前。

    “断了,还能补吗?”

    衡泪背着龙皇阙与麒麟夺重新回到了剑非面前,将两截落雪刀给剑非看。

    然而抱着孩子的剑非低头打量盒子里的宝刀也不免皱眉感叹。

    “可惜了的确是把难得一见的宝刀。”

    听到剑非这么说,就站在距离剑非他们不远的胡宁沐冉包括秦无应他们却觉得剑非这是在说笑。

    如果在没有见识衡泪一刀就劈开落雪刀之前,包括秦无应在内或许都会坚定的认为落雪刀就是这世上绝无仅有的神兵可是刚刚,也就不过短短的几十秒的时间。

    不久前一群还为了落雪刀拼死拼活的人,却眼看着他们心目中的宝刀被一个不知哪里来的人,用一把不知叫什么的刀给砍成了两段

    “如果是带回剑心阁的话,或许还能试着补补。也不知这刀的主人愿不愿意?”

    剑非毕竟是个爱惜兵器的炼兵师,虽然在他手下的吞象轮也罢,龙皇阙也好都是这世上真正独一无二的神兵。可是在没有龙皇阙吞象轮之前,剑非也是个异常爱惜任何优秀兵器的人。

    虽说在龙皇阙面前,落雪刀实在是显得不堪一击了一点。

    可是这也只是在龙皇阙这样的神兵面前,如果是完好的落雪刀剑非觉得高段武者拿着它杀死那些七阶猎物者也不是问题。

    所以一眼就能够看得出这是一把足以让众人哄抢的好兵器,剑非才会发出感叹不知它的主人愿不愿意将宝刀托付有机会带回衡家修补。

    而剑非这边与衡泪真心实意的讨论着,结果边上完全对剑非和衡泪看呆了的一群人还在想‘这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咳咳那个刚刚的情况有些混乱,我想问问这把刀的主人是谁?”

    剑非将装着落雪刀的盒子放在了手边转脸询问。

    然而听到了剑非的话,之前还为了这把宝刀你死我活的一群人此时却全部都没了声音。结果在一阵无言的尴尬之后,还是对剑非和衡泪满脸好奇的秦无应从轿子上走了下来。

    “这把刀,我秦家已经花费了不少功夫追查寻找。之前稍有不慎所以被外人抢走,所以刚刚这位先生问起虽然刀已经断了,不过它的确是属于我的。”

    穿着一身灰色的长袍,手中还拿着一把黑色的铁扇子。剑非打量着站在面前这位气质儒雅的中年人

    如果不是之前一片混乱中,剑非将这个人的狠辣手段看了个清楚。现在看这个中年人和自己客气,还真的会被这人外表给蒙住了。剑非见一开始还对落雪刀寸步不让的大汉此时也不反驳,绵河基地的人更是闭口不言然后就对秦无应点点头。

    “之前我的家人为了解决那几只怪物,所以情急之下失手砍断了这把刀。虽然是意外,不过这把刀毕竟也是难得一见的宝物。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将刀先交付给我们,等到日后有机会了在试着将宝刀复原。”

    剑非怀中还抱着一个粉嘟嘟的小婴儿,虽然秦无应站在地上,而剑非高高在上的坐着机巧复杂的车架上。但是因为剑非言辞真诚恳切,秦无应看看衡泪又看看剑非却爽朗一笑朝着剑非一抱拳。

    “如果能够有机会复原那真是再好不过了。要是不能复原一把已经折了的刀也比不上刚刚两位在危急下的出手相助。”

    听到对方这么说,剑非也微笑着点点头。

    “这样的话,我就先暂时将这把刀寄存在这里了。我的名字叫剑非,是封魔山衡家人。”

    剑非也不遮掩的和眼前的人表明身份,而秦无应还有其他人听见剑非的名字,又听到剑非说自己是封魔山衡家的人瞬间都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原来您就是衡家大名鼎鼎的炼兵师剑非先生!我叫秦无应,是秦山基地秦家的人。”

    剑非坐在吞象轮上看着一个比自己大许多岁的人一幅对自己的大名如雷贯耳的神情,心中忍不住的惊奇。本来还因为怀里抱着孩子不方便下去和人说话,还不好意思了一把。

    结果剑非没想到,当他说出自己的大名之后。他坐在吞象轮上别人站着发到被当成是大师该有的风范了。

    剑非被秦无应这恭维弄的有点不好意思,还觉得对方是不是因为刚好知道有自己这么个人所以才表现的这么夸张。结果剑非一转脸,之前还对自己和衡泪满是鄙夷嘲讽的一些人,居然都和秦无应一样在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还有身份之后满脸敬仰的望着自己

    “呃呵呵”

    对于突然被大家当做什么名人盯着看,剑非难免有点不好意思。

    而一边的秦无应见剑非好脾气的样子,还不免高兴传言中有些不近人情的衡家炼兵大师居然如此年轻不说,还这么平易近人。尤其还在如此机缘巧合之下和他们秦家有了交集。

    秦无应眼睛一转,看向身边高大冷峻的衡泪也朝着衡泪拱拱手,显然对这位给剑非充当保镖的高手也很有兴趣。

    “刚刚看到阁下的实力惊人,不知道您的高姓大名是?”

    面对秦无应的客套询问,衡泪却连头都没有回一下。依旧是那副日常冷淡的表情站在剑非身边然后吐出两个字“衡泪”,就算是回答了秦无应的问题。

    包括秦无应在内,除了剑非的所有人都被衡家二哥这生冷的个性冷的有些尴尬。

    不过对着不认识的外人,衡泪能够出手搭救就已经可见衡泪这人的性格如何了。不过这过于冷淡的行事作风,也的确让那些不了解衡泪的人很容易产生距离感。

    剑非瞧着衡泪似乎并不想要和秦无应搭话,于是就接过了话头和秦无应客套了几句。

    看出了剑非并无心和他们过多交流,秦无应也并不想要让一位实力强悍的,又非常想要合作的伙伴对自己感到厌烦。于是见好就收的秦无应和剑非客套完了就回到了自己的队伍中。

    坐上被自家下仆抬着的轿子,秦无应带着冷淡的表情仿佛嗤笑一般看着之前还嘲笑过衡泪剑非的沐冉。

    “啧啧啧沐家啊我看除了沐晴之外,还真是没有几个出彩的后辈了。”

    站在胡宁身后的沐冉听着秦无应那言有所指的讽刺,恨恨的瞪着一双眼睛看着缓慢前行的秦无应。

    胡宁则远远望着剑非和衡泪的背影,对着身边的沐冉无奈的摇头叹气。

    “刚刚谢谢两位的搭救了。请问二位就是受沐家邀请前来帮助的人吗?”

    剑非轻轻触动吞象轮,吞象轮的椅子就在原地调转了方向然后朝着绵河基地的人过去。衡泪则时刻紧跟在剑非的旁边,也朝着胡宁他过去。

    “嗯我们是代表封魔基地来帮忙的。路上有些事情,所以有些延误。”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