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末世小说 强娶镇魔妻[末世] 101.第101章【绵河四】

101.第101章【绵河四】

    【防盗章节,三小时内替换】

    细细算来在衡家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了,剑非看着眼前这个修葺华美的剑心阁也不免感慨。

    就算是小时候做过最好的美梦,剑非也没有想过有一天他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炼兵房。

    几个小徒弟在拜入了剑非的门下后,全部都被重新给了名字。虽然被剑非和衡泪带到衡家的时候,几个孩子就算是彻底摆脱了在佑川基地的阴影。但是只有在被剑非认可并且收为徒弟之后,这几个孩子才真正算是获得了新生。

    展剑华,叶剑宁,严剑止,莫剑锋还有溪剑灵五个孩子。

    也分别都长大了一岁。

    剑非站在剑心阁大堂中间,仰着头看着头顶上刻着剑心明性四个大字的牌匾。

    而在剑非身后站成一排的五个孩子却看着眼前的剑非,等着自家师父发话...

    “今天在铸造房里的时候,剑华和剑宁两个人的基础学的还算不错。剑止,剑锋你们两个人打磨其他兵器的的时候还是缺了点火候。

    虽然刀和剑是学习炼兵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刀剑也只是基。⒉荒艽硭械谋。你们只专注如何炼剑对于以后的学习来说可能会造成不少的阻碍。

    剑灵你是女孩子,年纪也最小。关于打磨锻炼这些需要苦力的活,你做的还不够好。虽然比起你其他几个师兄来说,学习理论,你是最快的...不过脑袋里过千百遍也比不上手里做一遍。想要当炼兵师,就是要从小下苦功。从锻打,辨识,等等方面培养他人没有的敏感...这些东西哪怕少一环,最后也会让你们无法踏入炼兵的大门。所以千万不能偏科知道吗?”

    剑非和几个小徒弟细细说完,站成一排的孩子们看起来也不过都是稚嫩的年纪,却一个个抬头挺胸,十分坚定的回答剑非道。

    “是!师父。”

    剑非闻言对着几个已经很熟悉的孩子点点头。然后才找到位子坐下来...

    “其实今天突然测验你们几个,也是因为我过几天要外出的事情。基础的课程我该教你们的也都差不多教全了,剩下的无非就是看你们自己下的功夫。铸造房里,有什么问题不懂不会的都可以去请教鹿爷。他制造了一辈子的兵器,教你们基础却是绰绰有余的。

    我不在的时候,要听鹿爷的话。但是该自己做主的事情,也要学着有主见。师父可能很长时间才会回来,不过每隔一段时间也会托人给来信的。等到师父回来的时候,希望能够看到你们比现在更好。”

    “师父...我们会好好努力的。可是您去外面是要去做什么呢?走很久的话又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俊

    年纪最大的展剑华忍不住满眼不舍的看着剑非。几个孩子虽说在衡家也很受照顾,可是没有父母家人却只有剑非这么一个严厉可也温柔的师父。所以自然而然的,在展剑华几个孩子的眼里剑非就成了他们父亲一般的存在。

    如今习惯了天天有剑非在身边指导训练,突然间剑非说要离开他们很长时间。就算孩子们都是有过经历苦难,很能吃苦的好苗子,可孩子终究还是希望家长能够在身边的。这样心中也会更加有底气有安全感。

    剑非看着几个徒弟都眼巴巴的望着自己,想了想朝着几个孩子招招手摸摸几个徒弟的脑袋。

    “师父去外面是要找人的,到底要走多久师父都说不清。但是在衡家,你们就要听鹿爷听家主的话。师父也会尽快回来的。”

    感受着剑非手掌抚摸的温柔,还是年纪最小的溪剑灵嘟着嘴扑倒了剑非的怀里。

    “师父,外面那么危险。你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溪剑灵的小脑袋贴着剑非的腿,侧着脸趴在剑非的腿上怎么看怎么乖巧。

    严剑止和莫剑锋年纪只比溪剑灵大几个月而已,此时看到溪剑灵和剑非撒娇嘴巴一嘟也忍不住朝着剑非扑了过来。剑非自然也没有拒绝自己的这三个小徒弟。

    而年长两岁的叶剑宁与展剑华也都忍不住羡慕的看着三个被师父摸头师弟师妹。但是碍于自己师兄的身份,就算知道这时候不对着剑非撒娇以后不知要过多久才能见剑非。不过为了维持师兄的领导带头的模范形象,剑非看着展剑华和叶剑宁望着自己,忍不住失笑却拍拍三个小徒弟。

    “好了...师父还是会回来的嘛。你们如今可都是个果子哥哥他们一般能够给锻造房干活的人了。还撒娇...”

    听到剑非数落自己,三个小徒弟才不得不从剑非的腿上站起来。

    五个当初还惨兮兮的小家伙,如今穿着干净统一的褂子站成一排。却再也不似过去那般可怜的模样了。

    剑非和几个孩子交代完了他离开之后需要做的功课,就让徒弟们都走了。

    坐在剑心阁,剑非等了一会儿鹿爷还有果子就来了。

    看着两个熟人,剑非也没什么多余的客套。鹿爷也朝着剑非一抱拳,就坐在了剑非下手的位子上,而果子则安静的站在了一边。

    “剑非,你的事家主昨天就和我交代过了。这几天可能要出炉几件好材料,还需要你的检查才能拿去锻打。你离开基地出去闯一番名声,其实对衡家这群学徒也有好处。”

    “大姐和您都说过了那就好。其实铸造房的事情有您把持着也没什么特别需要担心的。就是剑心阁这边,剑华还有剑宁他们几个。除了在这里练习,也需要日常到您哪里练习。他们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也只希望您能够多提点着。”

    剑非完全不说自己督造的那批兵器,却只是和鹿爷说几个小徒弟。

    虽然平日里剑非对几个小徒弟训练起来是一点不见手软,可是到了这种时候就能够感觉出来剑非其实有多在意这几个小徒弟。鹿爷对于剑非无言的信任心里也很受用,所以对于剑非的请求也答应的十分爽快。

    果子看着剑非,想着剑非要出去不知路上会有什么风波也忍不住的多嘴。

    “剑非哥...你这次走,是和二哥一起吗?...大基地里关系都复杂的很,剑非哥你和二哥一定要多加小心。”

    剑非闻言点点头。

    “大姐说了,这次去绵河也是被请过去帮忙的。不参与那些大家族的争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闻言果子对剑非也点头说那就好。

    剑非和衡泪都各自交接好自己的事情,就开始着手准备要离开封魔山的东西。原本有衡泪这个超段者在,剑非其实也不用担心什么意外。可是偏偏在这一次的远行中,他们还不得不带上突然出生的小魔头。

    一个离了他或者衡泪就绝对会哭的惊天动地的小祖宗,剑非晚上抱着孩子吃饭的时候看着小家伙在自己怀里玩的高兴,自己确实满脸忧愁。

    “我还想着吞象轮要是没时间修复的话,就放在剑心阁算了...结果我们两个外出任务还必须要带着这个小拖油瓶。我看我还是乘着这两天把吞象轮努力改改,看能不能把囚笼变成婴儿车吧...”

    剑非无可奈何的一边给怀里的儿子喂奶一边对着衡泪说着。

    衡泪却低着头吃饭,想起早上花姐提心的事情。

    “早上花姐给:饬砍叽绲氖焙,说:夂孟癯撕饶袒瓜不逗妊。花姐不注意的时候,:馑坪踅ń愀辗诺囊煌爰ρ慷己攘。所以带着他上路的话,似乎也不用太担心会饿着他。”

    衡泪语气平淡的说着一个十分惊悚的话题。剑非听到怀里的小魔头除了喝奶居然还喝血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所以早上这个小东西乘着花姐不注意居然喝了小厨房那一大碗的血吗?”

    剑非忍不住惊讶的反问衡泪,衡泪却只是貌若平常的点点头...

    “我原本还担心他只肯跟我们,会在路上受苦呢。还真是我想多了,原本就和普通的小婴儿不是一个种类么。真没想到,你个小魔头居然还能喝的下那么一碗鲜血...”

    剑非说着话捏捏自家小魔头的小鼻子,结果却逗的小魔头追着剑非的手哥哥干笑个不停。

    而剑非对面的衡泪听到剑非吐槽:饩尤换够嵛,却忍不住想...这难道不是因为遗传了剑非的缘故吗?反正剑非也是个果断日子没有血喝就活不下去的存在。从这一点上来说,剑非和:饩允且患胰。

    而完全不知道衡泪心中的腹诽,剑非逗弄着儿子心里却已经开始想着到底要怎么改造那已经只剩下内核能用的吞象轮。

    虽然剑非对各种神兵都是触类旁通。但是就算是剑非,也有一些神兵是只能够鉴别甚至修复却无法制造的。毕竟剑家炼兵之学经历的时间太久远。而且从古至今,剑家也只算是继承了上古秘术炼兵的其中一派而已。

    所以想要将一个已经只剩下内核还能勉强启用的吞象轮改造成形,对于剑非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挑战。

    可是为了襁褓之中的这个小魔头的安危,即便修复改造吞象轮是个艰难的任务剑非也不得不再突破一次自我。

    温暖的房间里,剑非一家三口坐在一桌上享受着温馨的时光。

    而在未来等待着剑非他们的,却是未知的考验与危险...

    剑非无可奈何的一边给怀里的儿子喂奶一边对着衡泪说着。

    衡泪却低着头吃饭,想起早上花姐提心的事情。

    “早上花姐给:饬砍叽绲氖焙,说:夂孟癯撕饶袒瓜不逗妊。花姐不注意的时候,:馑坪踅ń愀辗诺囊煌爰ρ慷己攘。所以带着他上路的话,似乎也不用太担心会饿着他。”

    衡泪语气平淡的说着一个十分惊悚的话题。剑非听到怀里的小魔头除了喝奶居然还喝血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所以早上这个小东西乘着花姐不注意居然喝了小厨房那一大碗的血吗?”

    剑非忍不住惊讶的反问衡泪,衡泪却只是貌若平常的点点头...

    “我原本还担心他只肯跟我们,会在路上受苦呢。还真是我想多了,原本就和普通的小婴儿不是一个种类么。真没想到,你个小魔头居然还能喝的下那么一碗鲜血...”

    剑非说着话捏捏自家小魔头的小鼻子,结果却逗的小魔头追着剑非的手哥哥干笑个不停。

    而剑非对面的衡泪听到剑非吐槽:饩尤换够嵛,却忍不住想...这难道不是因为遗传了剑非的缘故吗?反正剑非也是个果断日子没有血喝就活不下去的存在。从这一点上来说,剑非和:饩允且患胰。

    而完全不知道衡泪心中的腹诽,剑非逗弄着儿子心里却已经开始想着到底要怎么改造那已经只剩下内核能用的吞象轮。

    虽然剑非对各种神兵都是触类旁通。但是就算是剑非,也有一些神兵是只能够鉴别甚至修复却无法制造的。毕竟剑家炼兵之学经历的时间太久远。而且从古至今,剑家也只算是继承了上古秘术炼兵的其中一派而已。

    所以想要将一个已经只剩下内核还能勉强启用的吞象轮改造成形,对于剑非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挑战。

    可是为了襁褓之中的这个小魔头的安危,即便修复改造吞象轮是个艰难的任务剑非也不得不再突破一次自我。

    温暖的房间里,剑非一家三口坐在一桌上享受着温馨的时光。

    而在未来等待着剑非他们的,却是未知的考验与危险...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