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圣墟 第189章 稀世之宝

第189章 稀世之宝

    昆仑山外,聚集了很多不怕死的各报者,摄像头无数,同时更有东西方的很多记者,冒死在远拍摄,要直播这场大决战。

    此时,全世界都在关注这场大决战,举世瞩目!

    楚风眼睛发绿,体血液奔涌,他早已忍受不。蟛叫,向着山口外冲去,他要第个出手,先烤头王者再说,实在饿的受不了!

    昆仑诸王全都下山,还有神秘援手也在向外赶,东西方第次大决战即将爆发!

    “兄弟们,去决战!”

    “大战开始了!”

    但就在这时,昆仑山外传来长啸声,这是在示警!

    第日清晨,楚风饿的眼睛都冒绿光了,真想对金丝猴王他们动手。

    因为,他们已经听说,这个楚魔王刚进化完毕,现在饿红了眼睛。

    这个晚上,楚风在喜鹊王还有金丝猴王的居所外来回转悠,让两大王者发毛,宿没敢闭眼。

    但是,别人没他这么饿,饿到这种程度也算是少有了。

    他曾问黄牛还有其他王者,是怎么解决这种问题的,其他人都叹息,只能忍,慢慢补充能量。

    这日,楚风吃了很多东西,但都不管用,根本不解饿,他需要高能食物填肚子。

    楚风相当的遗憾,肠辘辘,现在很想找头王级生物填肚子,太饿了,他简直有些受不了。

    最终,这两人被人架走了,不能让他们跟楚风还有两头牛接触了,不然非被废掉不可。

    下刻,两人惨叫,被两头牛还有楚风狂殴,像是沙b般,被打的横飞,若非其他王者拦着,他们必死无疑。

    砰!砰!砰!

    “这都是误会。”两人喊道,因为此时两头牛也逼了过来。

    这刻,喜鹊王与金丝猴王毛骨悚然,因为发现楚风像是在擦口水,如同史前巨盯上了他们。

    “在背后诅咒我死去,还想让我好言语相对?”楚风冷声道,向前逼去。

    昆仑山的王级强者们赶紧劝阻。

    “楚兄弟不要动手,大战在即,他们是援手。”

    “楚王息怒!”

    “你……”两人惊怒。

    楚风走过来后,突然出击,人脚,踹的他们横飞而起,大口吐血。

    砰!砰!

    喜鹊王、金丝猴王被憋的腔难受,口老血差点吐出去,那两头牛太不是东西,就这么瞪着他们,不说话原来是为了让他们进步丢脸。

    两人相视,而后脸通红,感觉自身太傻了,当着众人的面侃侃而谈,在这里幸灾乐祸,估计这群人像是在看:锇憧醋潘。

    “这是……”金丝猴王也在怪叫,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那个楚魔王怎么又活过来了?

    刚才还在说楚风死去会怎样与如何呢,结果正主就这么迈步走出来了。

    “怎么可能?!”他惊叫出声。

    他震惊的盯着对面,个年轻男子长发披散,通体晶莹,正在步步地走来,逼近这里。

    “只是,孔雀王大人会很遗憾,没有能亲手杀死他……”喜鹊王正在说话,结果,舌头打结了,说不下去了。

    “本就是个必死之人,不过是提前死了而已。”金丝猴王叹道。

    这时,楚风走了出来,隔着很远就听到他们的谈话,语不发,冲着喜鹊王还有金丝猴王走去。

    周围,昆仑山的王者都无语,真是有些看不下去了,有心提醒,但又觉得这两人不厚道,还是看戏吧。

    喜鹊王与金丝猴王得寸进尺,在那里奚落。

    “唔,其实他死在西方还算好了,不然的话,孔雀王也不会放过他。”

    两头牛在那里瞪眼,没心跟他们说明,只想拖延时间,让楚风进化不受打扰。

    如果楚风真的死去了,毫无疑问,他们这种言辞会刺痛两头牛,但是,楚风还活着。

    他们很轻松,带着笑,在这里揭两头牛的“伤疤”,大谈楚风死在西方的事,言语间“带刺”。

    金丝猴王也笑道:“个死人而已,两位没有必要肝火大动,那个所谓的楚魔王飞扬跋扈,早就预料到不会得善终。”

    “怎么,两位生气了?我们不过是说楚风死了而已,至于这样瞪眼吗?”喜鹊王笑嘻嘻。

    另人头金短发,虽然瘦。雌鹄春苌,他体蛰伏的血气很旺盛,这是个高手,他是金丝猴王。

    不速之以其中两人为首,人穿着黑白袍,带着淡淡的笑意,他是喜鹊王,由类进化到这个层次。

    昆仑山的几位强者没有再提进牛王宫的事,都神怪异,看着刚赶到的几名援手,想说什么但又闭嘴了。

    早先,两头牛焦头烂额,都快拦不住几位王级生物了,但随着不速之到来,矛盾成功转移。

    牛王宫外,正在对峙。

    楚风穿上为了方便吸收花粉雾霭而丢在地上的衣服,向外走去。

    他有些无言,前不久刚吃掉那么多王级生物,大补了通,原以为这次不会感觉到饿,怎能料到依旧跟上次样。

    他的肚子叫了,刚才还信心满满的楚风,现在顿时苦着脸,副很难受的样子,太饿了,后遗症又犯了。

    “咕噜!”

    至此,楚风圆满完成进化,再次蜕变后实力提升大截!

    楚风舒展四肢,举手投足间,充满无穷的力量,就等着东西方大决战爆发了!

    在泰山时,也发生过这样的事,进化后肉身芬芳,长发根根晶莹,迅速长到腰际。

    他通体都是清香,满身晶莹,如同羊脂玉石般,就是他的发丝也在刚才的进化中猛然暴涨,现在垂到腰际。

    如今他要是杀黄金狮子,不会太难,会让世人明白,什么才叫作真正的同阶不败!

    楚风相信,以他现在的实力如果再对上黄金狮子,根本不用像上次那般吃力,不必战到自身咳血才胜出。

    他站在原地,身体晶莹,如同菩萨金身般,肉身无暇,明净而带着芬芳,他在肉身成圣的上又走出去很远!

    现在外面有不少人,他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随意泄露新得到的能力,等关键时刻向不开眼的人掷上几矛倒可以。

    最终,楚风收敛神秘能量,电光消散!

    他能感觉倒左手中的这杆长矛有多么恐怖,真要是投掷出去,估计会给敌人造成非常严重而可怕的伤害。

    这让他自己都震惊,这次的能力未免太惊人了!

    每挣断道枷锁就会获得种相应的能力,楚风抬起左手,刹那间掌心溢出电。笤谒恼浦谐尚,凝聚成杆闪电长矛!

    这次,楚风鼓作气,不是很艰难,便崩断自身体第四道枷锁,他瞬间变的强大起来!

    撕裂体的枷锁,整个人都轻灵、空明起来,并且以左手为中心,弥漫出惊人的神秘能量,蔓延向四肢百骸。

    刹那,楚风又有了从泥沼中挣脱出的感觉,浑身轻灵,感觉到自身像是解脱了,全面放松。

    股如同火山喷涌般的暖与光芒从他左手那里蔓延向整条手臂,而后冲向全身各。

    甚至,楚风视时清晰的看到,在他的左手血肉中,条如同雷电般的锁链被崩开了,无法在束缚他。

    砰的声,像是金属链子被绷紧,而后猛然扯断。

    楚风感受自身的变化,体生机勃勃,他猛然用力,开始冲关,尝试挣断体的第四道枷锁!

    地上那些红晶石彻底暗淡,大多都碎掉了,没有剩下几块完好的,部的能量被消耗的七七。

    他将宝瓶与另外两颗种子起放进三寸高的石盒中,收了起来。

    他还想尝试神能量与肉身能量共同灌入瓶体后威力会如何,但现在不允许他这么做,牛王宫外来了些王者,两头牛快挡不住了。

    楚风双目射出两道光束,凝视这个小巧而致的瓶体,非常满意,这东西绝不容有失。

    种子?还是兵器?这是稀世之宝!

    楚风大吃惊,宝瓶不仅适合神武功驾驭,肉身也能动用,这个两寸高的剔透瓶体太神秘了。

    “这……”

    接着,楚风手持宝瓶,向外轰击,直接喷出片炽盛的光芒,如神瀑倾泻,将牛王宫的墙壁打穿,飞向远方,能量恐怖。

    他在向宝瓶中灌入神秘能量,那是肉身诞生的,随着呼吸法而运转,现在注入到瓶体中,畅通无阻。

    随后,他心念动,晶莹剔透的宝瓶落入的他掌心中,他动用肉身武功,浑身发光,通体绚烂之极。

    楚风再次尝试,发现瓶口那里喷薄剑光,比之他驾驭赤红的飞剑威力还要大截,这东西了不得!

    当然,他并不怀疑,下次应该还能种出什么东西来。

    绝非种子难么简单!

    这是件兵器!

    “这是什么况?”楚风吃惊,他按照剑术催动,结果宝瓶竟能如此!

    瞬息间,将大殿的墙壁割裂,太锋锐了!

    宝瓶飞了起来,脱离他的掌心,悬在半空中,他猛的催发,宝瓶中竟传出剑鸣声,而后激射出剑芒。

    他心中动,决定以神武功驾驭它试试,瞬间,他的额头那里溢出神能量,如同光焰在跳动。

    楚风掂了掂,它比般的金属重,用手捏了捏,非常坚硬。

    越是观看,越是觉得不简单。

    瓶体两寸高,洁白瓶身上,诸天星斗浮现,金斑点较少,如各星系中的太阳,碧绿斑点较多,如普通行星

    楚风翻过来掉过去仔细的观看,它像是大师以水晶打磨出来的杰出艺术品,竟然很难找到瑕疵。

    瓶底那里原本连着老树,可是脱落后,那里光滑如玉,没有疤痕,看不出植物生长过的柄痕。

    楚风越看越是觉得古怪,这个致而小巧的宝瓶的确是中空的,能放进去些东西,个种子居然可以长成这个样子。

    它通体晶莹透亮,有三种彩,瓶体以洁白为主,而在上面有许多斑点,分别为金与绿,如同星斗排列。

    清脆的响声常来,整株树破碎,化成灰烬,纷纷扬扬地落下,颗种子坠落,被楚风轻灵地接在手中。

    啵!

    即便是根须也如此,全面瓦解。

    就像是头老龙,生命走到尽头,吐出龙珠,传后世,自身彻底毁灭。

    最后,整株老树解体,崩裂开来,没有点光泽。

    就是这么的神奇,成树,又于刹那凋零,像是将很漫长的岁月浓缩到了朝夕间。

    老树像是经历了万年那么久远,整体干枯,斑斓彩敛,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它最后的华向着种子输送而去。

    咔嚓!

    种子两寸多长,相对前几次来说,这次它体形硕大,竟有六七公分长。

    楚风发呆,这太稀奇了。

    尤其是仔细观看,这不是实心瓶体,部有空间,可以装水。

    如果是花蕾也就罢了,的确有类似形状的花,可这是这种子,也太奇形怪状了,闻所未闻。

    楚风愕然,颗种子而已,怎么能长成这种形状?

    宝瓶!

    整株树光秃秃,只剩下枝干还有最顶端的那颗种子,现在已经接近成,可以清晰地看到它的样子。

    可是现在,它们于片刻间灰飞烟灭!

    这让人惊异,要知道早先时这些叶片都跟金属铸成般,碰撞在起时铿锵作响,迸发出璀璨剑芒。

    楚风轻轻吹了口气,不少叶片簌簌坠落下来,并在半空中自动粉碎,化作灰烬。

    到了最后砰的声轻响,老树开始龟裂,而且很多形似剑体的叶片彻底失去生机。

    可以看到老树在暗淡,枝干失去光泽,叶片在枯萎,所有的气都浓缩向树体顶端被雾丝笼罩的地方。

    这正是神秘树体的真实写照,身的粹都在集中向那颗种子!

    整株树越发苍劲,彩斑斓,树皮张开,像是条老龙含着颗龙珠,满身的华都聚集向那颗珠子。

    牛王宫,楚风盯着树体上的种子,看着它不断地生长,那里三霞光绽放,转出丝丝雾气。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