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书斋 热门小说 神藏 第1159章 司徒魔尊

第1159章 司徒魔尊

    方逸虽然在阵法上的根基打的很牢固,旁类触通之下也能看得懂一些阵法的轮廓,但他终究修为尚浅,对阵道的理解也不够深刻,所以想要凭空创造出阵法,方逸还是做不到的。

    方逸以前所会的阵法,大多都是辅助性的,像是敛息阵、聚灵法阵,多是起到辅助防御的作用,对于攻敌并没有太大的用处,但这玉简中却是有十多个杀阵,有了这些阵法,方逸现在的综合战斗力,怕是相比筑基后期的修者都不遑多让了。

    所以这个玉简中的阵法,正好能弥足方逸阵法上的不足之处,以他对阵道的理解,只要有足够的材料,就能将这玉简中的阵法布置出来,对于方逸而言,这些阵法绝对是能在段时间内提升他战斗力的大杀器。

    不过此刻显然不是方逸学习阵法的时机,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方逸就收回了神识,将玉简小心的收入到了自己最贴身的一个储物袋里,这个玉简的重要性,不亚于之前得到的御剑术。

    “老龙,还有什么?都拿出来吧?”收好玉简之后,方逸看向了龙旺达,从他脸上的喜色能看出来,龙旺达的收获肯定不仅于此。

    “嘿嘿,这次算是没白来。”

    龙旺达又拿出了一个玉简,说道:“这里是一个元婴期修者闭关的地方,他修习的功法和我有几分相似,但又没有我所修炼功法的那些弊端,日后我要是参照这个功法修炼,元婴期不敢说,但修成金丹大道还是有望的。”

    以龙旺达的资质,修炼到筑基期都是托了那邪恶功法所赐,但那功法再修炼下去,对他心神的影响却是非常的大,即使有本命蛊分担,龙旺达也怕日后出现问题,是以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没敢再修炼邪功,而是将所杀修者的魂魄尽数蕴养了招魂幡。

    但是在石屋中得到了一篇原主人留下的心法之后,龙旺达看到了继续修炼下去的希望,从功法的威力和修炼速度而言,那邪功却是极为适合他的,能让龙旺达更快的提升修为,是以这次龙旺达的收获,远比要得到那些天材地宝贵重得多了。

    “嗯?那功法对大哥有没有用处?”方逸闻言愣了一下,继而脸上露出喜色,龙旺达和彭斌修习的是一种功法,既然能解决龙旺达身上的弊端,想必对彭斌也是有作用的。

    “肯定有用,但彭斌现在恐怕已经是金丹期的修为了,还是要让他尽快修炼这功法才行。”

    龙旺达知道,那邪功对人的心神影响很大,他可以用本命蛊来分担,但彭斌却是自己硬抗的,要不是心志坚定,恐怕彭斌早就变成了个没有理智的杀人魔王了,所以这功法是越早修炼越好。

    “这功法的主人很有名气,就算是现在在连云海域也是个传说。”龙旺达对方逸说道:“玉简上有那人的留言,他原本是想留给自己的子孙后代的,但他的子孙不争气,这机缘被咱们两个给得到了。”

    原来,玉简的主人就是司徒家的先祖,他是邪修出身,当年在连云海域的名号叫做司徒魔尊,一两千年前这个名字在连云海域那也是赫赫有名的,并且创下了司徒家的基业。

    但突然有一天,司徒魔尊消失在了连云海域,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直到龙旺达看到了这个玉简才算是明白,司徒魔尊在大限将临之时,来到了幽冥海闭关,想借助幽冥气突破元婴期飞升到仙界。

    司徒魔尊临行之前,给家族留了一份他闭关所在地的地图和开启阵法的阵诀,如此一来不管他飞升与否,家族中的后人都可以过来接收他的遗物,这也算是司徒魔尊对自己后人安排的一条后路。

    不过让司徒魔尊没想到的是,他离开之后,司徒家却是发生了极大的变故。

    原本偌大的一个家族在数百年见就烟消云散,他所留的地图虽然保存了下来,但那开启阵法的阵诀已然消失不见了,所以就算是司徒浩找到这个地方,他也无法得到祖上的这些遗物。

    “老龙,司徒魔尊是否真的飞升了?”听到龙旺达的话,方逸连忙问道,刚才他和龙旺达还讨论过有关于飞升的事情。

    “不知道。”

    龙旺达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玉简中没有记载以后的事情,而司徒魔尊闭关的这个地方也没有他的尸体,到底是死是活,恐怕谁都不知道了,但司徒魔尊在玉简里却是说过,他怀疑这幽冥兽是上界下来的,所以才到这里来闭关寻求突破。”

    “飞升仙界的事情距离咱们太远,幽冥兽也不是咱俩能琢磨的。”方逸想了一下,司徒魔尊的这些话说了等于没说,以他们现在的修为,根本就没有资格去探查这些事情。

    “嗯,咱们现在要做的,是找到彭斌。”龙旺达点了点头,说道:“彭斌早一日修炼这功法,就能早一日清除掉体内的弊端,如果晚了我怕这功法对他也没有作用了。”

    “老龙,你的意思是,咱们要去趟混乱之岛?”听到龙旺达的话后,方逸的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方逸现在虽然已经晋级到了筑基期,而且算上飞剑灵器,就算是在筑基期修者中也算是强者了,但混乱之岛那可是有元婴期老怪存在的地方,金丹期的邪修恐怕也是为数不少,以他的修为,去混乱之岛还是有很大风险的。

    “不用太急,咱们可以找地方先巩固下修为,顺便给卫铭城等人找一个落脚点。”龙旺达想了一下,说道:“我估摸着彭斌一年之内应该还不会因为那邪功走火入魔,所以咱们还有一年的时间。”

    “好,那咱们就先找个地方落脚,等修为巩固了再去混乱之岛。”

    方逸对龙旺达的话深以为然,在有了御剑术和那阵道玉简之后,方逸现在已经不缺修炼的功法了,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方逸需要时间来修习御剑术和阵道,并且巩固现有的修为。

    虽然知道这个由元婴期老怪布置的阵法很安全,但亲眼见识过幽冥兽的凶威之后,留在这里修炼方逸总是会感觉心神不属,万一那幽冥兽心血来潮想到礁石上晒晒太阳,那他和龙旺达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其实方逸不知道的是,那司徒魔尊所布置的这个阵法,已然是蕴含了空间法阵的原理,不仅能规避神识的探查,就连物理攻击对这阵法也不起作用,如果他想寻求一处安全的地方修炼,这里无疑是最佳的场所。

    “对了,我在里面还得到一样东西。”

    龙旺达眉宇间现出一丝犹豫,但还是说道:“这是一枚储物戒指,里面有司徒魔尊毕生的收藏,他原本是留给后人的,用他们司徒家的鲜血就能启用。”

    “储物戒指?和我的这个倒是真有些相像。”方逸伸出左手,他无名指上的那个不起眼的戒指,和龙旺达所拿出来的那个储物戒指有七八分相似,看上去都是不怎么起眼。

    “这个戒指不如你那个。”

    龙旺达摇了摇头,说道:“我用神识强行破解过这个戒指,虽然破不开,但却是能感受到里面禁制的反弹,而你那个戒指,即使用手神识攻击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储物袋的禁制很简单,除非是金丹期以上修者所留下的神识禁制,否则一般的修者都能破开,但储物戒指就不一样了,炼器宗师在戒指中所赋予的阵法,可以加强修者的神识禁制,除非修为高于戒指的主人,否则都很难强行破解。

    至于方逸手上的那个储物戒,则是像个无底洞一般,任凭往里面灌输多少神识,它都是无动于衷,所以这两个戒指谁的等级更高也就不言而喻了。

    “还真是。”

    方逸接过储物戒,尝试着用神识攻击了一下中的戒指,却是赫然发现,以他相当于筑基后期修者的强大神识,竟然也无法攻破,被一丝看似温和实则异常坚韧的防御给挡了回来,想要破解司徒魔尊留下的这个储物戒,怕是短时间内都不用去想了。

    “不知道司徒家还有没有血脉存在,要是能抓住一个就好了。”

    龙旺达脸上露出一丝狠色,司徒魔尊毕生的收藏,那将会是何等庞大的一笔财富,既然无法用神识攻破,说不得就要去寻找一个司徒家的血脉,用他的血来开启储物戒了。

    “这倒是个办法,老龙,你知道司徒家的驻地在哪里吧?”

    方逸闻言点了点头,修者所谓的财侣法地,财也就是修炼资源,那可是排在第一位的,如果能开启这个戒指,他们哥几个日后怕是都不需要外出去寻找资源了。

    “知道,他们所在的布衣岛是个小势力,咱们可以将那里给夺过来。”

    龙旺达知道司徒浩等人出身布衣岛,那只是由三个筑基期修者组建的势力,其中修为最高的也就是个筑基中期的修者,换做以前龙旺达或许不敢招惹,但在方逸成功晋级筑基期之后,龙旺达心里也就有了底气。

    且不说方逸那堪比筑基后期的神识,就是他的本命灵器都足以和筑基中期的修者一战了,如果方逸再修习了御剑术,龙旺达相信,就是对上一个筑基后期的修者,方逸即使不敌也能全身而退。

    “好,那咱们就去布衣岛。”

    方逸对龙旺达的话没有什么异议,当下将那储物戒扔回给了龙旺达,说道:“老龙,这戒指你先收着吧,不过你别显摆,要不然被小魔王抢去了我可不管。”

    “这戒指放在我手上,资源也是咱们大家的。”

    对于方逸的信任,龙旺达只感觉心头一阵火热,这储物戒毕竟是一位元婴期老怪留下来的,扪心自问,换做龙旺达是方逸,他未必就能这般大度的将戒指留给别人来保管。

    (本章完)</>

    < ="-: r"><r>r();</r> 妙书斋 www.miaoshuzhai.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